信報 2009/2/16

阿富汗戰爭牽動美國外交
袁彌昌

奧巴馬在競選總統期間,已明言當選後將從伊拉克撤軍,同時加
強在阿富汗的軍事部署,不過新政府外交政策的基調,到了二月
七日在慕尼黑國際安全會議上,才由副總統拜登揭盅。會上拜登
表示,將恢復美俄之間的對話,並願與伊朗談判。表面上,這是
實踐早前希拉里提出,以外交手段為主的「聰明實力」方針,但
從當前情況來看,這些動作卻很大程度是為了維持美軍及北約部
隊在阿富汗的戰線。

目前駐阿部隊的後勤狀況,且不要說增兵,甚至連支持現有部隊
也成問題。現時駐阿部隊約80%的補給物資,是在巴基斯坦卡拉奇
港卸貨後,由貨車經兩條陸路運往阿富汗。早前補給路線受到塔
利班攻擊,巴基斯坦當局即將之關閉數天以清剿叛亂分子,令補
給陷於停頓,因此美國急需尋找其他替代路線。

正中莫斯科下懷

就在這個時候,俄羅斯以價值二十億元的經濟援助,成功利誘吉
爾吉斯關閉現為美軍使用的馬納斯空軍基地,令美國失去了在中
亞唯一的空軍基地。事到如今,美國可以選擇的新補給路線,基
本上只剩下過境俄羅斯及伊朗兩途,恰巧美國與兩國關係都頗為
緊張。

大家可能感到不解的是,為何莫斯科會在美國面臨補給困難的時
候,卻同意美國的要求,批准北約的補給物資過境俄羅斯呢?筆
者認為,莫斯科一邊叫吉爾吉斯關閉馬納斯空軍基地,另一邊又
准許北約的補給物資過境,實在是一條毒計。

首先,莫斯科將北約部隊的主要補給線,置於其直接控制之下 (因
為物資由鐵路經俄羅斯運往阿富汗最具效率)。下一步,莫斯科反
而要促成美國增兵,這是讓美軍在阿富汗泥足深陷,消耗其實力
的最有效方法。莫斯科之所以放心讓美國增兵,是因為實在沒有
其他國家比它更了解阿富汗:當年蘇聯在阿富汗的總兵力高達十
四萬人也未能取勝,目前聯軍駐阿部隊只有六萬五千人,就算再
增兵二至三萬人也只是杯水車薪,難成氣候。更何況,莫斯科始
終也掌握住美軍的補給線,增兵亦只會加深美軍對該補給線的依
賴。

向伊朗借道

比起美俄恢復對話,更富戲劇性的是美國願與伊朗談判。就伊朗
核問題一事上,雙方本來就缺乏談判的基礎。然而,在美國一方
面急需德黑蘭的支持與合作,以對抗阿蓋達組織和塔利班,另一
方面亦希望德黑蘭准許北約的補給物資從伊朗查赫巴爾港
(Chabahar)上岸,運往阿富汗西南部,即使美國國防部長蓋茨早前
在國會聽證會上,指出伊朗正進一步干涉阿富汗戰事,甚至鼓動
當地叛亂分子,奧巴馬政府亦充耳不聞,執意要與伊朗談判。

由此可見,美國要在阿富汗贏得勝利,伊朗的合作是不可或缺
的。有專家指出,美國可能會放棄它在伊拉克的大部分利益,以
換取伊朗的合作。而紐約時報在一月十一日的報導,揭露去年布
殊曾多次拒絕以色列的要求,不批准它對伊朗採取空襲,亦很可
能與阿富汗有關,這反映出阿富汗日漸惡化的局勢,已令華府不
得不向伊朗求助。

要求盟友付出更多

阿富汗戰爭對美國與歐洲的關係,亦很可能會帶來不良影響。拜
登在慕尼黑國際安全會議上,曾公開表示「美國會做得更多,這
是好消息……壞消息是,美國將要求盟友付出更多」。儘管拜登
沒明言對盟友有何具體要求,但很明顯,美國當務之急是要令其
歐洲盟友增兵阿富汗。只不過,法國與德國早在今年初奧巴馬就
職前,已表明無意增兵。

相信最令歐洲惱火的是,奧巴馬一上台就對它原本的敵人,例如
俄羅斯和伊朗,大送秋波,相反對盟友卻要求多多。我們可以預
期,今後奧巴馬政府必定會再對其盟友施壓,務必要令它們增兵
阿富汗,但這樣只會惹來盟友的回絕和反彈,甚至會換來美歐關
係倒退的結果。

總括而言,目前奧巴馬外交政策的最大問題,就是戰略意圖(阿富
汗)過分明顯,又過度宣揚要以外交途徑解決問題,這等於邀請有
關的國家和勢力(如俄羅斯和伊朗),排隊來向美國開天索價 ─ 到
談不攏的時候,再降價也不晚,大不了回到以前的關係,也沒多
大損失。假使美國繼續現時政策,不用多久它就會發現,在處處
陷入被動的同時,其外交籌碼亦逐漸被消耗殆盡。

目前阿富汗戰爭已令美國牽一髮而動全身,任何重大的政策或戰
略錯誤,均可能會導致美國重蹈蘇聯的覆轍,並且為阿富汗這個
被稱為「一眾帝國的墓地」的地方,再增添多一個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