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8/4/2

西藏騷亂對國家使用謀略的啟示
袁彌昌

三月十四日於西藏拉薩發生的騷亂,雖談不上是「精心策劃」的
事件,但它是一個「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卻無可置疑,只是
將達賴集團認定為事件的首謀也太高估了該集團的能力與團結程
度。

儘管是次事件只屬國際反華勢力在北京奧運舉行前的「指定動
作」,但在條件未成熟的情況下,貿然企圖以藏獨活動來觸發全
球反北京奧運浪潮,非但會斷送西藏非暴力爭取自治的希望,更
暴露了不同的勢力與集團之間的眾多矛盾。

相對於中國與達賴集團、藏人與漢人間由來已久的矛盾,在拉薩
騷亂中更值得我們留意的,是眾多反華勢力之間的新矛盾。這次
事件分別暴露了國際反華勢力與達賴喇嘛、達賴喇嘛與激進藏獨
分子、國際反華勢力與激進藏獨分子,以及具更深遠意義,國家
與民眾之間的新矛盾。

達賴集團不是鐵板一塊

在西藏獨立的問題上,雖說國際反華勢力與達賴的目標大致上是
一致的,然而對國際反華勢力來說,今年的主題是製造全球反京
奧氣氛,而西藏獨立運動只是達到此目標的最有效手段,其成敗
基本上是無關痛癢的。再且,任誰也知道反京奧活動只是「雷聲
大,雨點小」,皆因國際奧委會早已表明反對奧運政治化的立
場,而世界各國亦不敢冒著跟中國關係全面惡化的風險,所以只
會作勢要脅杯葛奧運開幕儀式,卻不敢公然抵制北京奧運。故
此,是次騷亂只是國際反華勢力令中國臉上無光的把戲,一開始
就沒有成功的希望。然而,藏人開始以暴力方式製造動亂和爭取
獨立,卻是「覆水難收」。這麼一鬧,只會使北京的西藏政策更
趨強硬,這對西藏自治及達賴回藏而言,無疑是一重大打擊,這
一點達賴應心知肚明。

至於達賴與激進藏獨分子之間的矛盾,大家知道達賴集團不可能
是鐵板一塊,但也勢估不到達賴在拉薩爆發騷亂後,隨即被激進
流亡人士指與藏民脫節,並公開抨擊其以非暴力方式爭取自治,
而非爭取獨立的政策。須知道現年72歲的達賴流亡海外已達49
年,即使跟中共談判毫無進展,怎樣也希望於有生之年重回西
藏,這種心態在他甘受激進人士批評,也拒絕呼籲杯葛北京奧運
一事上表露無遺,只可惜年少氣盛的激進流亡人士對達賴已失去
耐性。

不按「劇本」行動

同樣的矛盾亦出現於國際反華勢力與激進藏獨分子之間,只是這
趟主要是由於國際反華勢力對激進藏獨分子了解不足,以及高估
了自身的駕馭能力,以致激進分子的行動與反華勢力的原有目標
之間,出現了相當大的落差。

當然,國際反華勢力表現出對控制事態發展成竹在胸,也不是沒
有理由。事實上,由西藏軍警的鎮壓行動、中國政府的反應,以
至西方主流媒體對事件的定調和失實報導、大批藏人及西藏支持
者到國際奧委會和世界各地的中國使館示威等,均在國際反華勢
力的預料之內。

唯一不按「劇本」行動的,就只有在拉薩引發騷亂的激進藏獨分
子。原本他們只需持之以恆地進行和平示威,不出數天便能引軍
警出手,以武力鎮壓示威者,到時候西方媒體便可不費吹灰之
力,得到它們指控中國政府所需的鐵證。只是激進分子硬要趁機
煽動藏民參與騷亂,令和平示威淪為一「打砸搶燒事件」,大大
削弱了西藏獨立運動在世人眼中的正義性。

加速國家的衰落

這次事件中,國際反華勢力的最大敗筆,就是觸發了民眾的反華
浪潮後,卻無法回應他們的訴求,而這也是事件對國家使用謀略
的最重要啟示。在傳媒的大力鼓吹下,西方社會反華聲音的空前
程度,已達到反華勢力的目標,但是西方政府卻只管做表面功
夫,完全沒有真正杯葛北京奧運的打算。這種平白讓民意「空
轉」的做法, 雖一向為許多國家所慣用,然而在民眾逐漸覺醒的
今天,此舉只會令國家權威與公信力遭到無謂的打擊。在對付別
國的同時,亦削弱了自己的政治基礎。

筆者特別提到國家權威,是因為現代國家的衰落將會是我們在21
世紀所面對的重大課題之一。隨著民眾覺醒和非國家/非政府組織
的興起,國家將無可避免地受到各方面的挑戰,最終國家的功能
可能會被這些組織所取代。這次事件中,國際反華勢力不負責任
地利用民意的做法,就正正加劇了國家權威的下降,令民眾對其
政府感到失望,轉而直接支持其他非國家/非政府組織。而激進藏
獨分子在拉薩騷亂中的失控,亦顯示出非國家組織已非如以往般
容易駕馭,並比國家勢力更能掌握民眾。

從戰略學的角度來看,國家衰落的後果是相當可怕的。它不僅意
味著國家機器日漸失靈及社會動盪,亦代表著原本屬於國家的權
力,落入一小撮不需為公眾負責的人手裡,這樣的社會對絕大部
分人是沒有好處的。因此,作為所有國家的共同課題,各國政府
有義務盡力維護國家的權威,以確保國家機器能長遠地有效運
作,即使在謀略運用上也必須考慮到這一點,否則終會自掘墳
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