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8/3/11

美中太空軍事博弈
袁彌昌

繼去年一月中國發射反衛星導彈擊毀一枚老化氣象衛星後,美國
亦於上月二十一日成功以海對空導彈擊毀一枚失靈、且即將跌向
地球的間諜衛星,這是美國首次使用戰略導彈攻擊航天器。

反衛星系統與導彈防禦盾接軌

表面上,中美均從各自的試射之中,向世界及對方展示其反衛星
能力,兩方亦同樣因擊落衛星而產生了大量的太空垃圾,所以某
程度而言,雙方可算是「扯平」了。然而,在這次事件中,比美
國先行作試射的中國高度關注事態發展之餘,更促請美國向國際
提供擊落衛星資料。

中方對此事的反應,以及俄羅斯認為美國的計畫看似有所掩飾的
武器測試行動,企圖將軍備競賽推向太空,其實並不無道理。儘
管成功試射反衛星導彈令中國初步具備了反制對衛星體系極度倚
賴的美軍的能力,但人們較不清楚的是,美國反衛星系統的主要
用途並不單是削弱敵軍的作戰能力,而是作為其導彈防禦系統的
重要的一環,而美國擊落衛星的計畫就正正增加了其反衛星系統
與導彈防禦盾的聯繫。故此我們不應把美國是次計畫與中國的反
衛星導彈試射混為一談,將美國的計畫解讀成只為了表明與中國
一樣有能力擊毀衛星。

威脅中國核威懾力量

正因為如此,縱使中俄均具備了一定的反衛星能力,但由於沒有
能跟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相提並論的計劃存在,兩國對美國的計畫
都不能掉以輕心。如中俄繼續放任美國發展其導彈防禦系統的
話,將嚴重威脅到自身的核威懾力量,最終導致核威懾平衡崩
潰,到時候就只能任由美國宰割。

更令中國擔憂的是,美國部署導彈防禦系統極可能是其太空武器
化計劃的第一步。基於現時美國的導彈防禦戰略,旨在對導彈作
全階段的防禦(包括推進、中段、終段 – boost, midcourse,
terminal),這表示必須構建一個多層次(multilayered)的導彈防禦
盾,而太空武器正是這系統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由於導彈防禦系統與太空武器化計劃實在是密不可分,因此美國
一直以來企圖獨霸太空的意圖亦加深了中國的憂慮。2001年,一
個由拉姆斯菲爾德所領導的高層委員會認定太空戰爭必將來臨,
因此必須確保美國不會遭到「太空珍珠港」的打擊。而就在委員
會總結其工作之前,拉姆斯菲爾德已出任小布殊政府的國防部
長。其後布殊政府在2002年6月單方面退出反彈道導彈條約,就是
實行拉氏委員會所擬定的計劃的第一步。

布殊更於2006年推行新太空政策,宣稱美國有權發展太空武器,
並反對制訂任何條約或措施加以限制。早前中俄兩國提出簽訂一
項新條約的計畫,以禁止在太空部署任何武器,美國很自然會認
為是中俄的緩兵之計,藉此爭取時間縮窄與美國的技術距離及制
訂新對策。在美國堅持發展太空武器,以及中俄已簽訂太空合作
協議的情況下,一場新的太空軍備競賽似乎已不可避免。

向國際社會曉以大義

不過,技術發展遠較美國落後的中俄也明白到,它們要贏得太空
軍備競賽的機會實在是十分渺茫,故此它們只能專注於加強其反
制性措施,包括發展反衛星武器和增強核子軍備,希望能藉此迫
使美國回到談判桌上去。為此中俄已在聯合國裁軍會議上,大力
呼籲各成員國簽訂有關防止外太空軍備競賽(PAROS)的條約。

在這前提下,中國於去年試射反衛星導彈,可被解讀成中方為了
讓美國了解到太空武器的脆弱性,以及部署太空武器所牽涉的成
本之鉅之舉,希望促使華府盡早簽訂和平利用太空的條約。此舉
用意雖好,但策劃者實在太不了解美國人的脾性,以致非但堅定
了華府發展反太空武器的決心,更令中國遭到國際社會的猛烈抨
擊。

中國在沒有事先知會國際社會的情況下進行試射,間接使美國先
向其他國家通報才擊落衛星的做法正當化,並為日後美國測試反
太空武器舖路,令拒絕簽署禁止太空軍事化條約的華府可以肆無
忌憚,全力開展其獨霸太空的計劃。

處於被動的中國,如今之計唯有將太空軍備競賽的危險性訴諸於
國際社會。一方面需凸顯核武危機重臨的可能性,以及美國獨霸
太空對所有國家均構成威脅,另一方面需強調中國的計劃只屬防
禦性質,目的是為了阻止太空武器化,藉此令國際社會盡早簽訂
禁止發展太空武器的條約。倘若中國不能制衡或阻止華府的太空
武器化和導彈防禦系統計劃,其和平崛起、和平發展可能只會是
一場春秋大夢。

儘管現時中國並沒有條件迫使華府簽訂有關條約,但雙方在限制
使用太空武器和核擴散等項目仍有談判空間。加上美經濟衰退及
美元疲弱,令它不能一如既往地狂印鈔票,這都是中國打破現
狀,使局勢向有利方向發展的契機。更重要的是,中國可以藉推
動條約在制訂各類的國際規則中,扮演一個更重要和積極的角
色,這對中國今後在達爾富爾等國際事務,以及改善其國際形象
均有相當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