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7/9/25

美從伊脫身重現生機
袁彌昌

繼上周<美法再組十字軍>一文,講述美國與法國交好使美國得以
從伊拉克體面地撤軍的機會大增之後,另一邊箱亦傳出阿爾蓋達
組織在伊拉克的行動遭到決定性的挫敗。而最能將這一重大事件
的來龍去脈清楚交代的,就是David Kilcullen (下稱喬氏)於《Small
Wars Journal》刊載的<Anatomy of a Tribal Revolt>(部落起義的剖
析)。

喬氏的文章之所以受到筆者及眾多軍事評論家特別重視,除了他
現正擔當駐伊聯軍指揮將領的高級反暴亂顧問,與及剛從伊拉克
考察歸來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同時是一位人類學家。這令喬氏得
以從人類學的角度出發,從而注意到一般不為軍事評論家所重視
的事物。由於我們可以預期駐伊拉克美軍最高指揮官彼得雷烏斯
向白宮提交的評估報告將會是一份泛政治化的報告,故此,喬氏
一文作為對伊拉克最新局勢的客觀分析有著相當的重要性。

伊戰現「黑天鵝」

喬氏指出一場由屬遜尼派的部落對阿爾蓋達的起義,自去年起從
伊拉克西部的安巴爾(Anbar)省爆發,至今已成燎原之勢,影響全
國近40%地區,更逐步蔓延至南部的什葉派地區。喬氏估計有三萬
名原本與美軍為敵的暴亂份子及部落戰士,現已調轉槍頭跟極端
主義者作戰。但奇怪的是,美軍在這場使阿爾蓋達遭到重大挫折
的起義中,沒有擔當任何主導的角色,它亦從未料想到單憑部落
的力量,竟可將阿爾蓋達逼至如斯田地。如此看來,這場部落起
義可謂伊戰中的「黑天鵝」。

更出乎意料的是,這場起義起因竟然與女人有關。根據喬氏的說
法,阿爾蓋達一向都有在索馬利亞、巴基斯坦、阿富汗及印尼等
地方,與地方和部落領袖建立姻親關係,這對阿爾蓋達在地方站
穩陣腳發揮著積極的作用。然而,今趟阿爾蓋達成員與伊拉克部
落在背景上所出現的分歧實在太大 ─ 絕大部分伊拉克的阿爾蓋達
領導層
但不是伊拉克人,而且還是城市出身。

縱使這些分歧從一開始已存在,一直以來阿爾蓋達尚能與部落保
持著互相利用的關係。不過,這種關係在阿爾蓋達實行它一貫的
姻親政策時即面臨崩潰,而根本的原因是阿爾蓋達忽略了某大銀
行的廣告語 ─ “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他們誤以為大家均信
奉伊斯蘭教便能夠同聲同氣,殊不知伊拉克部落並不接受與外國
人通婚。而起義的導火線就是阿爾蓋達成員殺了一個拒絕將女兒
嫁出的族長,其後阿爾蓋達與部落便互相報復,令鄰近的部落也
相繼捲入戰鬥。

當然,女人不可能是起義唯一的成因。事實上阿爾蓋達從部落手
中奪過了很多正當與不正當的生意,而阿爾蓋達所製造的騷動亦
直接斷了它們一些「米路」,加上有傳阿爾蓋達跟伊朗有密切的
聯繫,這當然會令屬遜尼派的部落感到不安。

美撤軍有期

回到撤軍一事上,美軍在這場由伊拉克人主導,由下而上的起義
中,一直只擔當著支援的角色,所以從結果來看,美國年初的增
兵除了起用了熟悉第四代戰爭,以及戰略較具彈性的彼得雷烏斯
將軍之外,兵力的實質增加對局勢從沒有起過太大作用。反之,
部落對阿爾蓋達的起義對地方治安的改善卻最為有效,還足夠讓
美軍騰出部隊,到其他地區平亂。因此,在現階段討論增兵的有
效性已變得不著邊際,但正是由於增兵本身對局勢沒有多大影
響,才顯出實行逐階段撤軍的可行性和合理性。

儘管上周美國國會報告指國會為伊拉克政治及治安改革設定的十
八項目標中,有十一項未能達標,但除了民主黨可能會以此要求
當局撤走駐伊美軍外,大部份人都了解這些目標中許多已不合時
宜,特別在不同人士到訪過伊拉克後,均意識到於伊拉克建立民
主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部落起義的爆發,使部落的
影響力大增,令將來很可能出現中央政府與部落共治的局面。在
這情況下,未來美國如果可以確保伊拉克全境的治安穩定,已算
是超額完成了。

今後美國的伊拉克戰略,應將繼續以消除地區內的兩大不穩定因
素 ─ 阿爾蓋達和伊朗 ─ 為主。只要消滅伊拉克境內的阿爾蓋達
勢力,便可將國內的格局還原至比較簡單的派系之爭,屆時美國
便能藉著傳統外交,讓伊朗和沙地阿拉伯分別穩住伊拉克國內的
什葉派與遜尼派,並重建中東地區的勢力平衡。較早前報道指美
國計劃大規模向沙地等國家售武,以圖抗衡日趨具侵略性的伊
朗,應是該戰略重要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