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7/9/5

美法再組十字軍
袁彌昌

八月中,布殊趁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在美國度假之際,邀請他到其
緬因州海濱大宅別墅進行「漢堡熱狗峰會」,期間布殊連同父親
老布殊,與薩爾科齊私下會談。布殊稱他們就主要議題作「交心
對話」,包括阻止伊朗發展核武、蘇丹達富爾危機及黎巴嫩等問
題。這次非正式會議,標誌著法國前總統希拉克的外交政策的終
結,以及繼美國2003年入侵伊拉克,法美關係降至冰點後,兩國
正步入更緊密關係的新時代。

薩爾科齊回國後,隨即發表上任後首次外交政策講話,闡明不能
接受伊朗擁有核武,並首次提及轟炸伊朗的可能性。而差不多同
時間,法國外交部長庫什內也訪問伊拉克,更直言應撤換伊拉克
總理馬利基,這跟美國的官方立場非常一致。除伊朗之外,薩爾
科齊亦不忘對中國採取較強硬立場,宣稱中國在非洲奉行新殖民
主義,謀求控制非洲。

四両撥千斤

雖然法國是次外交轉向未必能為它在短時間內帶來明顯的好處,
但對全球的外交格局將構成極大的影響。而薩爾科齊亦看清了法
國的立場在多項國際問題上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故此即使在美
國現今的頹勢下,也敢「人棄我取」,將法國的前途押在美國上
面,期望美國能否極泰來。

法國的新外交政策一出台已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聯合國安理會
早前一致通過決議,擴大聯合國在伊拉克的政治角色和對該國的
援助。我們除了預期聯合國將在伊拉克擔當一個更重要的角色之
外,亦可以預計由法國擔任核心成員的北約組織及歐盟,將會重
新檢討它們的伊拉克政策,令美國得以從伊拉克脫身。

法國外交轉向的另一積極意義,在於使伊朗與俄羅斯,甚至阿爾
蓋達組織等,再不能一如既往地,從西方國家的分歧中混水摸
魚。而薩爾科齊主動向美國修好,很可能令本已親美的德國總理
默克爾,與及上任後刻意與布殊保持距離的英國首相白高敦,意
識到西方國家之間保持團結的重要性,最終投向美國的懷抱。

相對於外交事務,受到美法重修舊好最直接影響的可能是來年的
美國總统大選。只要能令伊戰重現曙光,讓美軍順利撤走,共和
黨的支持率必將大幅攀升。如果薩爾科齊能夠為布殊解決這「燃
眉之急」,他不僅會是美國的救星,更會是共和黨的救世主,到
時候美國與法國的關係將更為密切。

由此可見,今趟薩爾科齊的如意算盤打得很響。一方面,他等到
連英國也離棄美國的時候才待價而沽,而另一方面,法國所需做
的只不過是由反對變為支持美國而已,實際上只是舉手之勞,沒
什麼需付出的,但如果事情發展順利的話,法國則可以成為比諸
於英國更能與美國平起平坐的盟友,並藉此提升它在國際間的影
響力。

西方救世主

儘管美法修好可能只基於上述的實際考慮,不過更令筆者關注的
是,西方自從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的分裂,已令中國、俄羅斯和
伊斯蘭極端主義借機坐大,並直接威脅到西方的霸權。假如西方
再不團結一致的話,早晚會被逐個擊破。就在這個骨節眼上,薩
爾科齊能夠摒棄成見,一舉打破人們認定西方各國不能團結的想
法,當中的象徵意義十分巨大。因此無論薩爾科齊本身是否有重
振西方霸權的想法,實質上他已為西方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但隨著法國向美國靠攏,亦意味著西方已開始有條件對中國、俄
羅斯、伊朗和伊斯蘭極端主義等展開反擊 ─ 一場東西方的鬥爭已
掀起了戰幔,而法國的外交轉向正是這場角力的先聲。

最耐人尋味的是,如果事情發展真的如布殊和薩爾科齊所願,法
國會否取代英國成為美國最重要的盟友?抑或「瘦田無人耕,耕
開有人爭」,各國眼見法國押對了寶,紛紛爭著向美國獻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