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7/5/22

美國在東歐中東設下防火牆
袁彌昌

早前美國國務卿賴斯在計劃於波蘭及捷克部署飛彈防禦系統一事
上,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針鋒相對,表明美國不會容許俄羅斯
阻撓在東歐部署飛彈防禦系統。儘管美方聲稱設置該系統,旨在
防禦來自伊朗的飛彈攻擊,任誰也知道背後是為了圍堵俄羅斯,
然而這次美國少有地擺出了強硬的姿態,卻令人意識到此計劃對
其全球戰略的重要性。

丟失整個中亞地區

事實上,於東歐部署飛彈防禦系統計劃,是美國擱下其「全球反
恐戰爭」,重新開展大國之間的爭霸的一大戰略舉動。它不僅能
夠讓我們進一步了解美國今後的地緣戰略藍圖,更可以為近期美
國增兵伊拉克的部署,與及暫緩對伊朗出手,提供一個比較完滿
的解釋。

在9/11事件後,美國期望藉阿富汗戰爭,與及在中亞地區引發的顏
色革命,使其勢力得以在中亞植根,並對俄羅斯和中國形成一條
遏制線。

但不幸的是,美軍至今仍在阿富汗與反政府武裝分子進行消耗
戰;顏色革命雖然表面上取得成功,但大多國家在革命後仍政治
動盪,對美國在區內勢力的提升沒有多大助益;再加上早前阿塞
拜疆拒絕了美國在其領土上建立美軍基地的要求,令現時美國在
中亞的勢力已所剩無幾。

就在美國在中亞形成對俄羅斯和中國的遏制線的企圖功敗垂成的
同時,俄羅斯和中國亦透過上海合作組織及其他外交途徑,逐步
將整個中亞地區納入其勢力範圍之內。但真正導致美國在中亞地
區的地緣政治地位急劇惡化的,卻是美國與伊朗交惡,使伊朗更
積極地向中俄靠攏 ─ 伊朗早在2005年已獲上海合作組織接納為觀
察員,並已經申請成為正式會員。

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伊朗向中俄靠攏,足以使中俄的勢力範圍
得以一氣由中亞推進至中東地區。因為在俄羅斯與中國分別支配
著中亞和南亞的北面與東面的前提下,現在加上控制著通往西方
的門戶的伊朗,使整個中亞和南亞地區已成中俄的「甕中之
鱉」,早晚也將屈服於中俄巨大的地緣政治壓力之下。有見及
此,印度和巴基斯坦亦已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觀察員,令上海合
作組織的成員國及觀察員幾乎覆蓋了
整個亞洲大陸。

布下「最後防線」

面對著在伊拉克失利、伊朗核問題、與及中俄勢力步步進逼等多
重壓力,美國應該早已意識到有進入全面守勢的必要,為此美國
有必要布下一條新的遏制線。根據目前的國際形勢,駐有大量美
軍的伊拉克是中東地區的唯一選擇,而在缺乏駐軍的東歐地區,
美國則須以飛彈防禦系統代替,並將這「防火牆」設於波蘭一
線。但跟以往不同的是,這條遏制線可說是美國的「最後防
線」,一旦失守,中俄的陸權勢力便可向中東、歐洲及非州長驅
直入,從而進一步控制歐亞非大陸這「世界島」。

伊朗問題小事一樁

因此,即使美國深知它對伊拉克已無能為力,但仍執意增兵首都
巴格達,很大程度就是為美國在伊拉克長期駐軍提供條件。所以
亦難怪早前訪港的前約旦外相的祁百里直指「西方並不真心想中
東穩定」,認為西方長期在中東推動「受控不穩定」方針 ─ 無論
伊拉克局勢完全受控或失控,都不利於美國長期駐軍;伊拉克只
有長處「受控不穩定」,才最符合美國現階段的利益,故此美軍
對伊拉克大部份地區置之不顧,只專注於恢復首都巴格達的秩
序。

另一方面,美國欲於東歐部署飛彈防禦系統,很諷刺的是,它最
需要伊朗的「幫助」,皆因美國必須藉詞於防禦來自伊朗的飛彈
攻擊。故此即使美國對伊朗恨之入骨,這時候卻不得不暫緩對它
出手。而且相對於扼守住俄羅斯通往歐洲的大門,伊朗問題只是
小事一樁,好讓新的遏制線部署妥當之後,才回過頭來對付伊朗
也不晚。

從各方面迹象來看,美國現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地緣政治危機,
迫使它索性「死馬當活馬醫」,將伊拉克和伊朗等失敗也作最大
程度的利用,以挽救其全球戰略中的其他戰線。而對中俄而言,
美國在冷戰結束後首次進入全面守勢,實在是千載難逢的戰略機
遇。

中俄兩國應把握這個機會,盡早將中亞和南亞地區的國家,特別
是印度,納入其大陸體系之內並加以整合,為日後與美國的爭霸
累積足夠的爭勝本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