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7/2/28

美國反恐戰的終結及其外交轉向
袁彌昌

布殊政府較早前增兵伊拉克的政策,以至近期針對伊朗和北韓核
問題的外交行動,令人們普遍認為,它們只不過是美國反恐戰及
對「邪惡軸心」的作戰的延續。但實際上,在美軍在伊拉克的作
戰陷入膠著狀態,以及共和黨失去了國會控制權後,美國的外交
方針已出現了根本性的改變,其重心已回到傳統國與國之間的外
交和大國外交上面。

事實上,布殊政府早在去年已開始正式以「持久戰」(Long War),
來代替之前一直採用的「全球反恐戰爭」一詞。前國防部長拉姆
斯菲爾德更明言,這場反恐戰可能將持續一整代的時間。從布殊
政府將反恐戰重新定性為一場近乎無休止的鬥爭,可看出美國在
反恐上已無能為力,並開始對之抱半放棄態度。

更重要的是,美國在9/11後,為了換取各國對反恐戰的支持,不惜
在某些重要事情上放棄其一貫立場的做法,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白白讓中俄借機坐大。而及後美軍在伊拉克失利,更導致伊朗、
北韓和一部份南美國家公然跟美國對抗。美國與中俄在勢力上的
此消彼長,令美國不得不擱下其「全球反恐戰爭」,重新開展大
國之間的爭霸。

反恐為名威懾為實

近日美國藉著在波蘭與捷克部署飛彈防禦系統,以及在沖繩美軍
基地部署最新型的F-22「猛禽」隱形戰機,牽制俄羅斯和中國的舉
動,可說是美國外交轉向的明證。布殊政府逐漸了解到,與其將
僅有的寶貴兵力消耗在具殊少戰略意義的反叛亂分子行動上,倒
不如把它們用於威懾敵人上面,在必要時更可以打一場常規戰爭
─ 只有如此才能令美國和美軍的真正實力得以有效地發揮。

美國是次外交轉向的另一特點,就是明白到以反恐戰作為其外交
政策核心的荒謬。當中俄等國家都假反恐之名,趁機擴張勢力之
際,美國卻把自己陷進了反恐戰裡面而無法抽身。到今時今日華
府終於了解到,反恐戰無非是為國家利益服務的一個道具而已。
而美國將於今年在關島舉行史上規模最大的反恐演習,作為假反
恐之名,行威懾之實的例子最為適合不過。試問關島周邊地區又
有甚麼「恐」可以「反」?報道指,美軍計劃將關島建設成在亞
太地區的重要戰略平台,因此近年來不斷加強對關島的軍事部
署,並連續在關島附近舉行軍事演習。

不過,真正能巧妙利用反恐戰名義,以達到掩飾其戰略意圖的目
的的,卻是早前布殊政府增兵伊拉克之舉。眾所皆知,美國向伊
拉克增兵,以圖穩定當地局勢及建立民主與和平的策略,最終只
會是徒勞無功。故此,我們有理由相信,華府只是借伊拉克之亂
局來向該地增兵,其背後的意圖是為了在將來對伊朗作戰時,保
護其戰略側翼,此措施在英國宣佈將撤出近兩成五的英軍部隊
後,顯得更為重要。

而眾多分析人士亦指出,美國在波斯灣部署兩支航空母艦戰鬥
群,並增派「愛國者」導彈到中東地區部署,多艘掃雷艦亦奉命
前往波斯灣,完全跟伊拉克的戰事沒有關係,純粹為了對付伊
朗。

以伊朗為突破口

美國對反恐戰的覺悟及其後的外交轉向,無非是為了挽回因伊拉
克戰事而失去的聲望,並延續其世界霸權的地位。而作為是次外
交轉向的試點,伊朗不僅沒有核武,且其提煉濃縮鈾計劃,以及
支持伊拉克境內反美和反政府武裝份子的活動,均可成為美國開
戰的口實,再加上它已被美軍部隊從伊拉克、阿富汗及波斯灣三
方面包圍,實在沒有比它更適合讓美國小試牛刀,一洗自伊戰以
來的頹風。

美國一回到其慣用的傳統外交路線,亦頓時變得揮灑自如。它以
強大的軍事力量為後盾,故意透過傳媒泄露其襲擊計劃內容的做
法,可謂虛中有實、實中有虛。這策略實行了沒多久即開始見
效,明顯對伊朗已造成了相當的心理壓力:伊朗近期頻頻舉行大
規模軍事演習及導彈試射,與其將它們解釋為一種示威行為,倒
不如說伊朗感到戰爭已迫在眉睫,不得不把所有板斧使將出來。

在美國已輸掉伊拉克的情況下,伊朗對於美國來說,已不再是當
初的「邪惡軸心國」這麼簡單。假使美國不能在核問題上迫伊朗
就範,不但表示美國在9/11後所進行的計劃幾乎全部落空,更意味
著它在國際間的影響力將大幅滑落,並將無可避免地陷入一段衰
退期。因此,美國只好將其成敗全押在伊朗上面,希望藉著贏得
一場光榮的勝利,使整體局勢得以扭轉過來。我們必須將伊朗在
美國外交中愈見重要這一點計算在內,才能對美國在布殊卸任前
的外交政策作出準確的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