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7/1/29

中國試射反衛星導彈的戰略意義 (original ver.)
袁彌昌

中國於本月十一日進行反衛星導彈試射一事,至此已受到國際社
會的關注和傳媒的廣泛報道。分析大致上都傾向指出事件將令太
空軍備競賽捲土重來,以及中國國際公關技巧的不成熟,以致讓
美國情報機關有機可乘,策動針對中國的宣傳攻勢。不過事件本
身的戰略意義,實在遠超過上述兩點。

儘管從太空戰略的角度來說,以導彈摧毀低軌道衛星早已是一種
公認的有效手段,只要能力許可的話實屬必然之舉,但這次事件
讓我們了解到反衛星兵器在總體戰略的層次上所表現出的巨大威
懾力量,以及在運用上新的可能性。

若論到威懾,核威懾無疑是最具威力的威懾手段。然而早在冷戰
中後期,由於動用核武的代價過大,核威懾已淪為數字遊戲,對
美蘇雙方均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而隨著冷戰結束,再加上核擴
散的關係,如今核威懾的效力已大不如前。

反衛星兵器的特殊威懾性質

不過戰略並非數字遊戲,作為一種威懾手段,反衛星兵器的運用
充分體現出戰略「非線性」(non-linear) 的特性。相對於核威懾,中
國這次反衛星導彈試射能夠單靠擊毀己方衛星便能達到相當的戰
略效果。這意味著中國可以在不構成敵對行為的情況下,便足以
癱瘓別國衛星或對它們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擾。這種以非核,非戰
爭,甚至沒有潛在殺傷性的手段便能夠達到威懾效果及威懾以外
的實質效果的方法,在軍事戰略的領域中實在是十分罕見。由此
可見,中國此舉在軍事戰略的範疇上的確帶有一定的革命性。

基於這種非核、非戰爭、非殺傷性的特性,使用反衛星兵器實際
上是極少數能夠直接「攻心」的威懾手段之一。除非它直接影響
到國際間的通訊(包括世界盃等盛事的直播)或全球定位系統,否則
衛星被摧毀對任何國家的人民來說,基本上是不痛不癢的。換言
之,反衛星兵器只會對目標勢力的統治者帶來心理效果。這完全
體現出戰略家李德哈特所謂「戰爭中的真正目的是敵方統治者的
心靈」的戰略原則,亦符合現代戰爭中盡可能避免平民傷亡的要
求。這反映出中國太空戰略的跨越性,使之能夠直接與政治和總
體戰略接軌。

削弱美軍遠程作戰能力

就實際效果而言,中國的反衛星導彈直接威脅到被稱為「系統中
的系統」(system of systems),美軍賴以作戰的
C4ISTAR (即指揮、
控制、通訊、電腦、情報、監察、捕捉目標及偵察)。中國此舉之
所以被認為是針對美國,是由於美軍在越戰後的整個軍事事務變
革,以至後來的軍事轉型(Transformation),都建基於其衛星體系之
上。而美軍對衛星的倚賴,很大程度亦因為部隊需具備全球作戰
能力 ─ 對於所有作戰幾乎都在本土以外地方進行的美國而言,削
弱其遠程作戰能力實際上跟削弱其整體戰力無異。但最嚴重的
是,美軍的軍事轉型發展到這地步已沒有回頭路可走,因此美國
今後只好拼命地維持其太空的優勢。

美軍對衛星的倚賴性,令我們明白到美國獨霸太空的野心,其實
從一開始已昭然若揭。但若坐視華府將太空變成「美國第51個
州」,事實上對全世界都將會構成威脅 ─ 這情況對於任何大國來
說,也是不能容忍的。為了令美國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以及有效
地建立一套以防守為主的軍事策略,發展反衛星能力實在是當中
最重要的一環。而反衛星導彈試射的成功,表示中國這套軍事策
略已日趨完備,有足夠能力支持其政策。

中國不會重蹈蘇聯覆轍

至於中國會否在與美國的太空軍備競賽中,重蹈蘇聯覆轍這問
題,相信答案是否定的。跟蘇聯不同,中國現時所採取只守不
攻,以軍事為盾的策略,基本上已封了蝕門。相反,美國欲達到
獨霸太空和確保部隊作戰能力等眾多目標,其開支必定遠遠超過
中國。

不過除了對財政的影響,更值得留意的是,相對於中國戰略思想
中政治與軍事的高度融合,美國基本上仍奉行政治與軍事分割的
做法。故此我們有很大理由相信,美國發展太空軍備會依循著其
一貫發展常規武器的路線,即用純軍事的角度看事情,並企圖以
科技解決所有問題。所以即使這次試射反衛星導彈觸發新一輪的
太空軍備競賽,只會令美國更傾向將太空問題視為單純的太空軍
事問題,令它逐漸跟原本的政治需要脫軌,情況就有如美國在反
恐作戰中,其軍事目標每每與政治目標背道而馳。

從中國針對敵方統治者心靈的戰略方針,以及美國戰略思想中政
治與軍事的關係的根本性缺陷這兩方面來看,太空軍備競賽未必
一定對中國不利,反而可能會給予北京一個進一步撕裂美國在政
治與軍事之間的聯繫的機會。而勝負的關鍵就在於美國戰略思想
的進化速度,以及中國會否因試射成功而變得自我膨脹,在政策
上自毀長城這兩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