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6/8/30

21世紀地緣戰略
袁彌昌

由於油價升、能源外交當道、天然資源供應日益緊張的關係,
令地緣政治近年來再次成為分析國際形勢的主要觀點。不過,當
大部份人都將注意力集中於能源和資源這些影響地緣政治的因素
之際,卻忽視了地緣政治理論作為對解釋全球戰略格局與趨勢的
主要工具這重大作用。事實上,地緣政治理論在西方戰略與外交
人士當中,仍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故此,重新探討地緣政治
理論對我們了解當今美國的外交政策及戰略行為有著極大的幫
助。在分析之前,有必要先說明一下將地緣政治學發揚光大的
Halford Mackinder (下稱麥氏) 的陸權理論。

麥氏的陸權理論以他的「心臟地帶」理論為核心,其大意為控制
著由現今俄羅斯一帶地區所組成的「心臟地帶」的勢力,在國際
政治中會享有壓倒性的優勢,從而能夠控制歐亞非大陸的「世界
島」,繼而控制整個世界。

儘管這個過分簡單的理論,基本上是麥氏一箱情願的想法,缺乏
歷史和理論根據,但它卻主宰著二十世紀國際政治的發展。不論
是納粹德國向東方尋找其「生存空間」的政策,抑或是冷戰時期
美國的圍堵政策,都是圍繞著麥氏的理論而形成的。但諷刺的
是,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其後的冷戰,均由沒有直接控制著「心臟
地帶」的海權勢力,而非麥氏所推斷的陸權勢力贏得勝利。儘管
如此,由於美國反面利用麥氏理論而贏得冷戰,所以我們絕對有
理由相信今後美國的全球戰略,將會在既有基礎下延續下去。更
何況,麥氏的陸權理論在踏入廿一世紀的同時,也發生了根本性
的變化,使其影響力可能更勝從前。

陸權的再抬頭

麥氏一直堅信,以俄羅斯的廣大領土以及充裕的人力和天然資
源,如果再覆蓋以鐵路網絡,將大幅增強陸權的機動性和力量投
射能力,繼而改變陸權與海權之間的平衡。但第一個假設只在俄
羅斯聯合中國這個麥氏視為「心臟地帶」以外的「內環」國家,
充分利用其人力資源和經濟實力後,才得以實現。而有關鐵路能
增強陸權的假設,則因海運的發達而一直未能實現。

雖然如此,麥氏有關鐵路的假設卻有望於廿一世紀實現,儘管其
形式可能與當初的構想略有出入。俄羅斯的能源外交令我們了解
到,真正能夠讓陸權的力量投射能力大幅提升的是能源而非鐵
路,但大前提是須擁有相應的石油與天然氣管道 ─ 從這個角度來
看,石油與天然氣管道跟鐵路的性質是相同的。故此麥氏理論中
這個於二十世紀沒有實現的假設,將於廿一世紀重新以能源管道
的形式實現。

麥氏理論被重新納入正軌的戰略意義是巨大的:隨著橫跨歐亞大
陸的石油與天然氣管道陸續鋪設完成,能源可以經由海路以外的
途徑運輸,將使海權對陸權的牽制作用大為減少。另一方面,即
使現時大部份石油需經海路運輸,但大國之間開戰的可能性極
低,故此海權國家在封鎖海上航線的實質效用已大不如前。相
反,從俄國能源外交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出能源外交即使在和
平時期也能發揮作用,這令陸權勢力在外交政策上享有極大的彈
性與優勢。

隨著以中俄為首的陸權勢力逐漸在經濟和能源等領域中取得驕人
的成果,它的戰略行為亦將因而改變。由於經濟和能源(運輸)這些
領域本屬海權國家的強項,我們可以看出中俄等陸權勢力的戰略
行為,已逐漸帶有海權的特性:包括強調和平及側重使用經濟和
外交手段。因此,幾乎可以斷言,這趟俄羅斯和中國將不會重蹈
帝制及納粹德國和蘇聯,因所採取的手段過分直接和急進,而自
敗於海權勢力的覆轍。

世界島 vs 孤島

相比之下, 不單是海權對之於陸權的優勢已日漸減少,且就地理
位置而言,代表著海權勢力的美英日以同盟,其國土大都位於
「心臟地帶」和「內環」以外的「外環」位置。換句話說,它們
可說是被摒除在「世界島」之外的「孤島」(以色列也是中東地區
內名副其實的「孤島」)。基於上述兩方面的劣勢,再加上美英在
歷史上一貫阻止陸上霸權形成的政策,我們不難看出美國及其盟
友必定會積極「反攻大陸」,企圖在「世界島」中重佔一立足之
地。

然而,真正影響海權勢力的成敗並不是它的政策,而是其手法。
如上文所言,陸權勢力由於客觀環境的改變,其戰略行為已帶有
海權的特性,側重使用大戰略為主的手段。另一方面,以美國為
首的海權勢力,於冷戰結束後,由於科技的發展及戰術的需要,
其戰略行為卻由本身海權性質的,逐漸轉型至空權性質的,而第
一次海灣戰爭就是其轉捩點。但須知道空權充其量只是個行動和
戰術的概念,本質上並不具有大戰略的性質 ─ 這對於現時美國傾
向使用軍事打擊為主的手法,有著直接的關係。

陸權與海權勢力在戰略行為上的改變,造成了一個吊詭的現象:
就是陸權勢力的行為跟傳統海權勢力的行為變得越來越相似;而
海權勢力的行為卻與從前陸權勢力的越加相似。歷史顯示,海權
勢力之所以能夠在二十世紀的三次大戰中贏得勝利,很大程度歸
功於它們以大戰略為主的手法,直接或間接令陸權勢力為自己的
逆行倒施所敗。不過,海權勢力現在竟因其與陸權的相對劣勢而
被觸動神經,主動放棄行之有效的致勝方法,重蹈以前陸權勢力
的覆轍,至此誰勝誰負已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