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6/6/29

胡溫的運動與贈物外交
袁彌昌

論到中共的運動與贈物外交,最家傳戶曉的非乒乓外交與熊貓外
交莫屬。這兩種「特色」外交雖一直為人們所津津樂道,但實際
上,它們除了以乒乓球與熊貓為名之外,基本上跟普通外交活動
無異。但胡錦濤和溫家寶的上台,卻使這種「有名無實」的外交
昇華至另一層次,令運動與禮物背後的象徵意義亦得以被一併利
用。而近期較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有胡錦濤贈孫子兵法予布殊,普
京參觀少林寺,以及溫家寶為德國總理默克爾示範太極柔力球。

一般人普遍認為胡錦濤贈孫子兵法予布殊,目的是令布殊明白
「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道理。這解釋對為處理伊拉克問題而苦惱
的布殊來說,的確是十分對題。「夫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
凶,命曰費留。」雖戰必勝,攻必取,但卻長期暴師於外,未竟
全功,這當然是凶兆 ─ 孫子兵法這段恰好是美軍在伊拉克的寫
照。不過筆者卻認為胡錦濤贈送孫子兵法而非其他書籍,其實正
顯示出胡心裡也清楚明白中美將來必有一戰,而勝負的關鍵就在
於雙方對孫子兵法的認知差異上面。

儘管中美必有一戰,但這並不代表兩國一定會兵戎相見,皆因雙
方對戰爭的看法迥異。美國傾向以戰爭作為施行其政策的手段,
所以經常將戰爭(war)與軍事鬥爭(warfare)混為一談,孫子稱這種情
況為「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故此美國縱使擁有最先進的武器,
在某些須取得政治勝利的戰爭亦變得毫無用武之地。

無字天書贈布殊

相反,中國奉行「勝兵先勝而後求戰」,著重先令自己立於不敗
之地,並以軍事以外的手段逐步取得優勢,而作戰只不過是有需
要時收獲戰果的例行公事而已。相對於軍事鬥爭,這種在政治或
大戰略的戰略高度進行的戰爭更易做到孫子所謂「勝敵於無形」
及「不戰而屈人之兵」。所以即使中美雙方也預期將有一戰,但
美國所期待的「戰爭」很可能將不會發生,甚至到最後一刻美國
才會發現自己已陷於必敗之地。

胡錦濤贈孫子兵法予布殊,最諷刺的是孫子兵法對美國人來說可
是一本「無字天書」。儘管現時孫子兵法已有很多英譯本,但美
國人只能從字面上了解孫子兵法,所以他們來來去去只懂得「知
己知彼」和「不戰而屈人之兵」這些格言。殊不知欲真正了解孫
子兵法,必先了解在其背後作為哲學與邏輯基礎的道家思想。可
是,道家思想普遍被西方邏輯視為自相矛盾,這令西方人學習它
變得難上加難,同時亦令西方難以縮窄與中國在戰略思想上的差
距。

少林與太極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三月對中國展開國事訪問期間,順道參觀了河
南嵩山少林寺。普京本身是柔道黑帶六段高手,且他的女兒學中
國功夫的師父正是少林武僧總教頭,參觀少林寺本也不以為怪,
但實際上普京參觀少林寺已是去年兩國確定下來的事情,其背後
的象徵意義乃不容忽視。

須知道「天下武功出少林」,但少林卻與世無爭。故此胡錦濤可
能想讓曾稱「武術是一項偉大的運動」的普京,在欣賞過蛤蟆
功、少林棍等少林絕技後,明白這一道理,藉此向普京表明中國
的心迹。胡希望借少林的與世無爭,讓普京了解到中國強而不
爭,永不稱霸的意向,使俄羅斯不再猜忌中國,以及不再有意無
意地轉移視線,令美國視中國為本世紀的最大敵人,進一步讓普
京了解到中俄只需背靠對方,共同進退,便可以為兩國帶來最大
的戰略利益,進則足以抗衡美國,退亦足以自守。

跟胡錦濤邀請普京參觀少林寺有異曲同工之妙的,亦有溫家寶向
德國總理默克爾示範太極柔力球。溫總在默克爾五月到訪時,在
會談前特地帶默克爾到公園散步,上演了一場精心策劃的「公園
戲」。就正如《太陽報》鍾賢一文所言,溫總示範太極柔力球,
是暗示東西方文化的區別:西方功夫講究速度與力量,而中國太
極功夫則強調以靜制動,以柔克剛,借力打力,藉此提醒不懂玩
的默克爾,西方不應該拿自己的標準來衡量東方。另一方面,溫
總特意選了太極柔力球作為這場「公園戲」的「戲碼」,想必與
默克爾的女性身份有關,皆因作為女性領導者的她必定能夠更深
刻地了解以柔制剛的道理,由此亦可見溫總之用心良苦。

剛柔並濟的戰略文化

除此之外,溫家寶亦借今年世界盃由德國主辦的機會,向默克爾
表達他與中國人對足球的熱愛。其象徵意義亦如鍾所言,表明了
中國不拒絕西方文化,並以學習與欣賞的態度來對待它。但更重
要的是,溫總特意用足球作譬喻,其實也帶有針對國民不太重視
足球運動的美國的意味,而這亦顯示出中國今後的一大戰略意圖
及課題 ─ 就是要凸顯全球各國與美國,特別是歐洲與美國之間的
差異,盡可能令它們不能採取共同行動來打壓中國,而足球就最
能帶出美國與全球各國在文化和價值觀上的差異。由此觀之,溫
總的太極和足球外交比起乒乓外交,更能稱得上是運動外交的極
致。

少林與太極兩派,分別屬外家與內家功夫,代表一剛一柔。而胡
溫能夠將兩者融入其外交當中,可見他們深諳我國剛柔並濟的戰
略文化,並將之融會貫通。近來西方又再次興起對戰略文化的研
究,其對象很自然落在西方的最大敵人,中國與伊斯蘭身上。雖
則如此,中國戰略思想博大精深,它以太極一元論為基礎,表面
上看似相反對立,實則對立統一,能因敵變化,慣於直線思考的
西方人又怎研究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