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6/4/25

拉姆斯菲爾德與美戰略現實
袁彌昌

註:《信報》將文中「精兵制」一詞誤改為「徵兵制」,這點在
下文中已被更正。


在伊拉克戰爭展開後已成眾矢之的的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
德,在推翻薩達姆政權三周年之際,被六名退休將領公開呼籲須
為攻伊失誤辭職。作為美國史上最年老的國防部長,拉氏被指未
派遣足夠兵力往伊拉克、低估武裝分子的力量、漠視前線指揮官
的意見,因而飽受各方抨擊,要求他辭職的聲音不絕。再加上駐
伊美軍及關塔那摩基地的虐囚醜聞,令拉氏面對更大壓力。

儘管拉氏的確是態度傲慢、獨斷獨行,又藐視軍方意見,在政府
內四處樹敵,但各方對拉氏的指摘與批評大多是有欠公允,完全
忽視了拉氏與美國所面對與克服的問題並非一般性問題,而是一
種普遍的「狀況」。這種「狀況」並不是拉氏在一朝一夕之間可
以造成或改變的 ─ 它只是確切地反映著美國長久以來在歷史、社
會、意識形態、和物質上所面對的現實。

戰爭與政治從未合一

公平而論,由拉氏所主導的阿富汗與伊拉克戰役,在軍事上也稱
得上是卓越的戰役。特別在伊拉克戰役的制訂過程中,拉氏更顯
示出過人的判斷力與決斷力,力排眾議,主張以少數精銳直搗巴
格達。此舉無疑埋下了日後被指摘藐視軍方意見的伏,但事後
事實證明拉氏的判斷令美國贏得了一場迅速且死傷輕微的勝利。

個別軍方人士對拉氏的指控,主要是針對拉氏促成美國出兵伊拉
克,以及伊拉克「泥沼化」的狀況這兩方面而發。對於第一項指
控,拉氏固然曾不遺餘力地推動其出兵伊拉克方案。然而縱使他
確有參與該項決策,但該決策卻明顯超越了軍事的範疇,屬一項
政治決策,故其最終責任並不在作為國防部長的拉氏身上。「戰
爭只不過是政治的延續」,出兵伊拉克之錯誤源於華府錯誤的伊
拉克政策,而個別人士到此刻才口誅拉氏提出戰爭方案,根本就
是搞錯對象,跟不懲罰兇手卻只懲罰兇手所使用的兇器無異。

這裡特別提到「戰爭是政治的延續」,其實是為了帶出一個重要
事實 ─ 戰爭在美國並不完全是政治的延續。美國人一向視戰爭與
和平為兩個有著明顯區別的狀況,他們傾向相信戰爭是由軍方全
權負責,而軍方的唯一目標就是在戰爭中贏得勝利。只要戰爭一
結束,軍方便應全身而退,由文人政治家接手打點一切。故此在
出兵伊拉克時,美軍只是「一如既往地」完成它被賦予的任務:
打贏戰爭。而在宣佈主要軍事行動結束後,美軍已認為達成任
務,一心打算將穩定與重建佔領地區的工作交回搞政治的人負
責,自己則準備打道回府。在有著這種「優良傳統」的前提下,
拉氏幾乎不可能於戰前為戰後可能發生的狀況作出準備。

美國這種戰爭與政治的明顯分野,造成了軍方在戰時可以無視其
行動所帶來的政治效果,這往往無形中令美國的大戰略破產。另
一方面,由於軍事與政治從未被視為一個整體,直接影響了大戰
略的制訂與執行,令大戰略長期成為美國最弱的一環。更重要的
是,假如戰略代表著政策和軍事力量之間的橋樑,那麼美國在戰
爭與政治上的分野即意味著這條橋樑的崩塌。從這個角度來看,
「戰略」在美國原則上是不存在的,這亦可以解釋為何美國總是
在戰略上出問題。相對於跟正規軍隊作戰,有效的戰略在對付
「非正規敵人」中更為重要,而越南與伊拉克已為這推論提供了
最有力的證明。

美戰略問題屬文化問題

對於人們對拉氏令伊拉克戰線陷入「泥沼化」的指控,我們與其
在美國在伊拉克的戰爭指導的錯誤中尋找原因,倒不如直接往美
國的戰爭方式裡找,在那裡我們更易找出事情的真相。而吾師Dr.
Colin S. Gray在剛為美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撰寫的專題論文中,
已列舉出美國戰爭方式的十三個特質。筆者不欲在此列出所有十
三個特質;皆因只需數個特質已足以斷定,美國在短時間內不可
能有辦法對付其「非正規敵人」。

Gray列舉出美國戰爭方式的十三個特質,旨在帶出美國的戰略問
題本質上是一個文化問題 ─ 其公眾、戰略、軍事文化均不利於與
非正規敵人作戰。除了上述提及的「非政治」與「非戰略」的戰
略文化外,美國人的公眾文化中認為每種狀況皆為有解決方法的
「問題」、在處理外來文化上的「殘障」、缺乏耐性、以及對傷
亡的高敏感度等,均構成了不同程度的「政治赤字」,令美國未
戰已「先打三十大板」,嚴重削弱了其戰爭耐力。

至於美國軍方重科技、重火力而輕歷史,軍隊慣於進行大型、富
進攻性的正規作戰的「先天性缺陷」,在大方向上一開始已跟非
正規作戰的需要背道而馳,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它們重新納入正軌
已屬萬幸,要談得上勝利可是言之尚早。

其實拉氏自己又何嘗不知道這些問題的存在?要不是在國內難以
招幕新兵,造成傷亡又會惹人詬病,拉氏又何須行精兵制? 行精
兵制的結果必然是側重於打高科技的正規戰爭及特種作戰,而不
是與暴亂份子打具殊少戰略意義的消耗戰。再加上美國的戰爭有
著明顯的後勤主導傾向,即使當年在越戰中美軍駐越南部隊的人
數高達55萬人,但實際從事戰鬥的人員僅有八萬人。如今美國駐
伊部隊只有十數萬人,佔領地區又大,我們實在不難想像戰鬥人
員之缺乏,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多派一倍的兵員,也只是杯水車
薪,對戰局無補於事。要是拉氏一開始不行精兵制,目前情況可
能更不堪設想。

拉氏當初在實行美軍體制轉型(Transformation)時,表明轉型是由文
化、過程、能力三大部份所組成,其動機是明智和值得稱道的。
然而知易行難,由於大部份問題已植根於美國的社會文化裡,故
此要直接達成軍隊的文化轉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美國現在卻
連自己的情況也缺乏明確的概念,對敵人的文化又缺乏了解,基
本上已陷入了「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貽」的狀況。看來美國在
繼越戰後,至今仍未能擺脫需支付高昂「學費」以換取教訓的歷
史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