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6/2/9

能源危機,陰謀論,民主化
袁彌昌

在過去短短的一個多月間,俄羅斯的周邊地區先後發生了兩場能
源危機。首先,俄羅斯向原先以特惠價(50美元)供應天然氣的烏克
蘭,提出按略低於歐盟平均收費(240美元)的市場價格(230美元)出
售其天然氣。烏克蘭最初拒絕就價格達成協議,以致俄羅斯停止
供氣,令需借助烏克蘭管道進口俄天然氣的歐盟國家亦出現天然
氣供應安全問題。然而,於停止供氣的翌日,烏克蘭便要求恢復
談判,最後雙方同意了一項五年協議,烏方將以95美元的價格,
向俄方購買天然氣,但這協議卻引起了烏克蘭國會的不滿,表決
通過倒閣,觸發起新一輪的政治危機。

其後,在俄羅斯南部的天然氣輸送管發生了兩次爆炸,導致格魯
吉亞的天然氣供應突然遭到中斷,令五百四十多萬主要靠天然氣
供熱的格魯吉亞人,面臨著嚴寒的考驗。可幸的是,經過了持續
一周的能源危機後,格魯吉亞的天然氣供應已大致上恢復正常。

由於這兩場能源危機的「受害者」同樣是在「顏色革命」之後倒
向西方的前蘇聯加盟國,因而令人不期然猜測俄羅斯有意以天然
氣作為武器,打擊烏克蘭和格魯吉亞這兩個親西方的周邊國家。

俄羅斯毋須鋌而走險

在俄烏的天然氣糾紛中,雖則俄羅斯的加價多少也帶點威嚇的意
味,但實際上俄羅斯所要求的也只不過是按市價收費,更何况最
後達成協議的價格比市價還低了一半以上,可見俄羅斯並非想借
此置烏克蘭於死地。此外,俄羅斯實在沒有理由向企圖擺脫其控
制的國家提供廉價的天然氣,因此向烏克蘭收取合理的價錢也是
無可厚非。加上烏克蘭本身亦有向需借其管道輸送天然氣的歐洲
各國收取「過境費」,而在是次加價中也有調高此項收費,故此
烏克蘭本來就從俄羅斯供應天然氣中享有雙重利益,而現在只是
少了其中一項而已。

相比之下,俄羅斯南部供應格魯吉亞的天然氣管受到人為破壞一
事更值得我們深思。在爆炸發生後,格魯吉亞官員在未能提出任
何證據的情況下,指控俄羅斯特工與爆炸有關,而總統薩卡什維
利(Mikhail Saakashvili)則指這是「可恥的勒索」,認為俄羅斯是想
藉此逼迫喬治亞就範。但我們實在難以相信,俄羅斯會選擇於與
烏克蘭的天然氣糾紛後這個敏感的時候,做出向格魯吉亞「挑起
火頭」這不智之舉。再加上破壞格魯吉亞的天然氣供應,會直接
影響到格魯吉亞全部人口的生活,所以俄羅斯實在沒有必要冒著
受國際間的強烈譴責,與及令該國人民更傾向西方的風險,向格
魯吉亞作出報復。

反之,在俄羅斯官員不排除爆炸事件可能是車臣分離主義分子或
其他反俄羅斯暴亂份子的所為後,薩卡什維利立刻表示不相信俄
羅斯的解釋,並一口咬定是其報復行為的舉動,更令人覺得格魯
吉亞的最高領導人有意把事件視為發動新一輪反俄羅斯行動的契
機。故此與其說這次事件是俄羅斯的陰謀,倒不如說它反而更似
是反俄羅斯勢力的「陽謀」,旨在嫁禍及抹黑莫斯科。

民主政治的「理性選擇」

事實上,這類型鼓吹陰謀論的事件,在俄、美等強國角力的地區
已屢見不鮮,但它們之所以變得日趨普遍,與這些「小國」的民
主化有著極密切的關係。

在蘇聯解體後,這些脫離俄羅斯控制的前蘇聯加盟國,其國內普
遍都分為親西方和親俄陣營。在西方勢力的鼓動和支持及政客以
自分利益為大前題下,這些初生的民主國家中的親西方陣營試圖
令本國與俄羅斯的矛盾尖銳化,以民主政治的角度來說可是最
「理性」的選擇,而「顏色革命」的爆發更增強了這種趨勢。

亦正因為這樣,所以即使如格魯吉亞這個天然氣存量最多只夠數
天的消費,且其供應主要來自俄羅斯的國家,其領導人也竟可以
不理人民的死活,不僅不修補與俄羅斯的關係,更只顧挑起人民
對俄羅斯仇恨。而在這次爆炸事件中,薩卡什維利只顧第一時間
向莫斯科「算賬」,以製造最大的政治效果,為自己謀取最大的
政治利益,正反映著這種政治外交格局下的「荒謬」結果。

小國生存需靠靈活外交

一直以來,雖說「小國無外交」,不過處於兩大勢力之間的小
國,其生存實需憑著靈活的外交,左右逢源,借力打力,為自己
爭取生存空間。然而,如格魯吉亞這些初生民主國家,其民主政
治只會國家陷入非「東」即「西」,「一邊倒」的外交局面,完
全不能達到靈活外交的要求。更何况,一個國家的戰略機遇有
限,在現時的制度下,我們很難相信其政府能夠把握住這些戰略
機遇,即使能成功把握,最後亦極可能給其民主政治「內耗」
掉。

筆者並非想藉此表達民主政治不可行,而是想指出這些一開始便
處於外國勢力的嚴重干擾下的初生民主國家,極不適合處理外交
與內政之間的矛盾。以致只暴露出民主的短處,而不能體現民主
的優點,最終很可能只會令人民成為了犧牲品。而這種情況的出
現,不僅是這些小國的悲哀,更是民主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