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11/29

日本踏上軍國主義不歸路
袁彌昌

日本執政自民黨在慶祝建黨50周年之際,正式公布修憲草案,將
「自衛隊」升格為「自衛軍」,並把「防衛廳」升格為「防衛
省」,使之與其他內閣省部看齊,令軍方的地位和撥款得以進一
步提升。此外,草案亦削弱了政教分離法例原則,指政府可參與
傳統宗教習俗範圍內的活動,為合法參拜靖國神社等鋪路。儘管
草案仍保留了和平憲法第9條中,放棄以戰爭解決國際爭端的權利
的條款,但日本的和平憲法實際上早已被在2003年通過的《有事
法制》所架空,再加上另一條修正條款則明訂日本保有軍隊的權
利,在新憲法通過後,日本便幾乎完全擺脫了戰後美國加諸其身
上的限制,基本上跟一般「正常國家」無異。

雖則如此,我們不能單憑日本極力擺脫戰敗國的身份,希望恢復
正常國家應有的權利,便斷定它已踏上了軍國主義的舊路。反
之,就正如歷史上大部份軍國主義國家的興起都有一定的跡象可
尋,我們應該從這個方向去了解日本這種趨勢究竟已到了一個怎
樣的地步,與及還有沒有轉圜的餘地。而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日
本如欲回歸軍國主義路線,必須先擺脫民主社會的制衡,故此我
們應由這方面著手探討。

右翼勢力前路無阻

在經過50年幾乎不曾間斷的執政後,自民黨現時在日本國會中佔
壓倒性多數,已是一個既成事實。但更值得關注的是現下最大的
反對黨民主黨的政治主張跟執政黨沒有根本的分歧,而且民主黨
成員本身有一部份也是從自民黨分化出來的。換言之,日本國會
裡根本就不存在著一個有效的反對黨,所以執政自民黨基本上可
以要風得風、橫行無忌。而這次民主黨也不例外地對修憲草案表
示支持,因此預料草案可順利獲國會三分二通過。

儘管日本國會已為右翼份子所把持,但在民間其實也不乏反對聲
音,不幸的是右翼勢力早已通過各種形式組織右翼團體來對付這
些「噪音」。這些右翼團體對付反對聲音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除
了一般的街頭宣傳車和遊行集會外,戰後它們用恐嚇、惡意破
壞、暴力等手段來達到目的已是屢見不鮮。右翼團體之所以如此
囂張,很大程度上就是背後有日本大財團這大靠山。有了大財團
的雄厚財力和深刻的政治背景的支持,一般國民根本沒有條件跟
右翼團體抗衡,導致社會右傾化這個必然的結果。

歷史顯示,一個國家的經濟困難多數會引致國內右翼勢力擴張。
日本自1990年便開始了連續十年的經濟衰退,直接令右翼勢力的
影響力大為提升。近年來日本的經濟狀况雖已有相當的好轉,卻
適逢中國崛起,經濟高速增長,使日本在亞洲的影響力驟減 ─ 這
等於點了日本極欲成為政治與軍事大國的死穴,令原本經濟好轉
對右翼勢力擴張所帶來的緩和作用不單完全被抵消,且更有變本
加厲之勢。至此日本在政治、社會、經濟各方面對現政府回歸軍
國主義的制衡可謂已完全失效。

聲討日本的反作用

今時今日亞洲各國批評和譴責日本軍國主義復辟已有如家常便
飯。儘管這些舉動本身有其正當性和必要性,但對日本右翼份子
來說非但不痛不癢,反而只會令他們更同仇敵愾,間接助長了他
們的氣焰,長此下去更有可能令本身反對右翼勢力的日本人感到
外界只懂批評,完全沒有體諒到他們所面對的困難,這樣會很容
易觸動起他們本身的民族與愛國情緒,這可是亞洲各國最不願看
見的結果。

即令事實反映出亞洲各國對日本的批評與譴責很可能從一開始就
已適得其反,但這並不表示我們應該停止聲討日本。因為從以上
分析顯示出日本執政自民黨已逐漸擺脫各方面的制衡,這一方面
固然代表著右翼勢力又向其目標邁進了一大步,但另一方面則代
表日本親手解除了它的故障安全防護裝置 (fail-safe mechanism)。

對於一個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國家來說,缺乏適當的制衡機制,將
權力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比以前更危險,更容易導致「一子錯,
滿盤皆落索」的局面。再加上日本的經濟力,軍事力,科技水平
和民族性不可以與一般國家同日而語,所構成的損害也必非同小
可。故此亞洲各國的反對聲音假如能夠繼續刺激日本,很可能會
促使它更積極地去掉自己少數僅餘的「護身符」 ─ 這雖是兵行險
著,但的確是一個能夠讓日本自掘墳墓的辦法。

上世紀日本政府由於缺乏制衡,以致以東條英機為首的政府很簡
單便被美國的禁運沖昏了頭腦,盲目地向美國開戰,令國家陷入
萬劫不復之地。本世紀,日本政府同樣缺乏制衡,此外還故意違
背歷史的教訓,一心抱著一雪前恥的使命感和決心。這樣逆行倒
施,又豈有不失敗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