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11/14

如今是港民主最危險時刻
袁彌昌

自從曾蔭權上台後,香港政治氣候為之一變,從泛民主派與特區
政府最近的幾番交手中,顯示出泛民主派再難以如過往般輕易嘗
到甜頭。而較早前政府發表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公布○七、
○八年政改方案後,民意亦大致上傾向支持政府。毫無疑問,泛
民主派現正陷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窘境之中,但它為求儘速扭轉
局勢的舉動,卻使它與政府之間的互動出現了許多意料之外的結
果,無形中令香港民主面臨著一個根本性的危機。

爭小節的反效果

大多數人可能認為兩年前政府強行推行二十三條立法,造成「七
一」遊行,那時才是香港民主最危險的時刻。不過從另一個角度
來看,當時市民所表現的批判精神及積極參與,卻是香港民主一
直以來所最為缺乏,亦是最難能可貴的,因此說「七一」遊行標
誌著香港民主最光輝的一頁也是一種事實。而事後亦證明泛民主
派發起「七一」遊行是跟市民利益一致與及必要的。

但當北京與特區政府重新站穩陣腳後,泛民主派不能容忍暫時失
利和失去主動的事實,一味盲目採用一貫的抗爭方式,不斷跟政
府在細節上討價還價,此舉卻令事情的性質起了極大的變化。

由於如今政府已非昨日之「無牙老虎」,故此市民已從之前「民
主或無能政府」這種無可選擇的選擇中掙脫出來,改為面對「加
快民主步伐或強勢政府」這兩種新選擇。再加上政府本身並不反
對民主,與及普遍市民視經濟民生大於普選這些大前提下,以往
泛民主派慣用的「無差別」反對與抗爭,根本就是文不對題,完
全不能解釋為何加快民主步伐比解決其他問題更有迫切需要。

更嚴重的是,泛民主派這些不能帶來實質利益的抗爭,已開始令
大眾市民對政治參與失去興趣,以致在「七一」時辛苦建立起來
的市民的批判精神,正逐漸被消耗殆盡。相對於政制發展一時的
原地踏步,這種對香港民主的根本性傷害,才更應被視為民主的
實質倒退。

假使事態繼續循著這個方向發展下去的話,市民只好寄望於特區
政府的「強政勵治」和北京的「恩惠」,長遠將演變成一種盲目
的依賴,最後縱使達到了雙普選的目標,也很可能會淪為形式上
的民主,缺乏大眾的參與,因此現在實為香港民主發展的交叉點
與及最危險的時刻。

民主派需韜光養晦

對於泛民主派捨本逐末的行徑,歸根究底在於泛民主派理所當然
地將自身的成敗當作香港民主的成敗看待,甚至將自身利益置於
香港的長遠利益之上,令其視野產生了許多本身不應存在的盲
點。無可否認,世上不以自身利益為優先的組織可謂絕無僅有,
但總不至於明知道使用的手段跟目標背道而馳,甚至會令組織失
去其賴以生存的基礎,仍視自身利益高於一切。如果我們不單純
以自私來解釋泛民主派的行徑的話,那麼泛民主派實在有重新了
解手段與目的的關係的必要。

其實經過了回歸後「七年的惶恐」,中央與特區政府本身已經學
乖了不少,再加上長期受到外間的審查與針對,今時今日要政府
犯下如以往般的大錯已是難上加難。相反,泛民主派竟可由「七
一」的一時風頭無量,一轉眼便陷入了現時的窘境,可見實際缺
乏制衡和監控的可是泛民主派這一方。因此泛民主派必須停止無
謂的抗爭,以免做多錯多,並應進一步由攻勢轉為守勢,實行韜
光養晦,等待政府犯錯的時機。

正所謂「將欲取之,必固與之」,相對於意圖(intention),中國人
比西方人更重視結果(consequence)。因而中國人經常能夠運用相反
但更為有效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同時亦能避免使用之手段造成意
料之外的結果。在泛民主派了解這個道理之前,實在不存在著任
何扭轉現時劣勢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