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7/30

中國軍力報告的背後
袁彌昌

在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多番作出關注中國軍力擴張的言論
後,美國國防部終於發表了期待已久的《二零零五年中國軍力報
告》。該報告明確指出台海軍力失衡,解放軍的持續發展軍事現
代化將對區內甚至美國全境構成長遠威脅,但現階段暫未有足夠
力量攻台。美國國防部還估計中國今年軍費高達九百億美元,至
二零一五年軍費或將增加三倍。報告還稱中國軍費的實際數目
「至少是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的兩倍」。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報
告雖明顯渲染中國軍力威脅,但並未如事前估計般大肆宣傳「中
國威脅論」。

美國國防部「需要」中國

可能由於美國是世界上軍力最強,軍事科技最發達的國家,加上
中國一直在軍事上視美國為競爭對手及學習對象的關係,報告中
處處顯露出美國國防部將自己軍事發展的觀念與經驗強加於中國
的傾向。然而這種視對方情况跟己方如出一轍的「鏡像」(mirror-
imaging)現象在報告中出現並不罕見,因為該報告是提交國會的年
度報告,它除了為國會提供中國軍力的最新發展外,其另一重要
作用為替國防部自己的政策鋪路,特別在現時美國財政緊絀,而
國防開支又極為龐大的情況下,這項考慮變得尤為重要。

現時美國軍事發展的大方針為Transformation(革新),有別於之前的
軍事變革(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它的主要意義在於強調軍
事發展不能依賴不定時發生的「革命」(revolution),反之,軍事發
展應被視作一種「進化」(evolution),令它得以與時並進。而各軍
種間的聯合部隊與作戰 (Joint Force/Operation)則只是在美軍現有思
想中的一個比較初級的觀念。這兩種觀念在反恐戰爭中都受到了
嚴峻的考驗,因為這些觀念是科技主導的,故此在伊拉克和阿富
汗幾乎毫無用武之地,在國內亦逐漸遭到了懷疑和批評。而面對
著中國這等擁有傳統軍力的對手,對美國國防部來說可謂正中下
懷,它在報告中經常有意無意的提及到解放軍在發展聯合作戰能
力,無非是想強調此發展方向的正確性。此外,報告中警告解放
軍持續發展軍事現代化和軍費增加,當中帶有美國本身需全力發
展其「軍事革新」及增加國防開支的意味亦呼之欲出。

中共「將計就計」

雖然中共的軍力發展可能正中美國國防部下懷,不過美國的想法
可能亦無形中為中國帶來一個將計就計的機會。由於美國新保主
義和鷹派的立場及意圖極為明顯 ─ 他們絕不會容許任何勢力挑戰
美國世界超強的地位,與及會盡所有努力在軍事範疇上保持著絕
對領先的位置 ─ 因此只要中共製造出一種假象令美國認為它致力
於軍備發展的話,美國必定會傾力阻止,同時本身亦會加快軍備
發展的步伐。不過正因為美國在軍事上已是全球最强,在未來二
十年內幾乎也沒有任何國家能夠望其項背,故此再花大量資源在
軍備上並不划算,反之裝備落後的解放軍本來就需要現代化,早
晚也得花資源在上面。更重要的是中共在財政上從來都沒有比現
在好,發展軍備並不會為它帶來巨大的財政壓力,反觀美國的軍
費已對其構成沉重的負擔,長遠下去國家必定會被拖垮。但這謀
略的目的並非只是像美國般在冷戰中消耗蘇聯的國力,它還能夠
令美國的軍隊及鷹派坐大,使之繼續對其他國家實行單邊主義,
進一步削弱美國在國際間的聲譽。

儘管美國亦考慮到中國使用謀略的可能性,然而它基本上只認為
中方的謀略只是為了掩飾其軍事現代化 ─ 這種根本性的誤解只會
令美國越陷越深,以致最終不得翻身。因為欺騙並不等於謀略的
全部意義,真正的謀略旨在擴大在對手心目中的固有印象,讓它
自敗於自己的一廂情願之中。中國向俄羅斯購買軍備與及向歐盟
要求解除武器禁運固然是為了滿足本身在軍備上的需求,但它亦
能夠引導美國到中國致力發展軍備這個方向上面。另一方面,中
共對台獨的强硬作風亦足以誤導美國而令它認定解放軍的擴充是
純粹為了打台海戰。

「政治為矛,軍事為盾」

以上假設主要是建基於戰爭不能對中國帶來任何好處與及中共脫
離「韜光養晦」的時機這兩點上。在現時的軍事環境下,任何的
軍事行動也難以帶來決定性的效果,再加上核武的威懾力量,軍
事力量可謂「守有餘而攻不足」,頂多只能作為國家的後盾。因
此國際政治舞台才會是中美真正的決戰場,而政治本身最講求
「勢」 ─ 美方在報告中也發現到「勢」這概念在政治上的作用,
但西方本身就沒有一個同義詞足以代表「勢」,所以西方人對它
並不了解。「勢」的重要性在於它在交鋒前便能夠決定勝敗,當
它發揮效力時便會頓時高下立見,甚至連交鋒也可以省掉。故此
中共的謀略的重心在於令美國誤以為它將以軍事為矛,但實則以
政治為矛,這只不過是將孫子「用而示之不用」反過來使用。而
只有這樣,中共脫離「韜光養晦」才顯得合理與及有價值。如此
看來,胡錦濤的「有所作為」很可能只是「韜光養晦,善於守
拙」的另一種形態或運用手法 ─ 因「韜光養晦」早晚會被看破,
故此需為它加上一層偽裝。

美方較為理智的有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佩斯上將,他沒有重犯
美國在冷戰中常將能力與意圖混為一談的錯誤,分辨出中國雖然
有能力發動戰爭,但沒有該意圖。而國務院發言人埃雷利亦指經
濟、保安或地區政治都較報告談及的內容重要。但他們的意見在
現政府會受到多大重視,實在令人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