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7/6

英國重新定位的契機
袁彌昌

自從在歐洲與美國兩方中選擇了向美國靠攏後,英國無疑確立了
美國忠實盟友的地位,曾因此而一時風頭無量,但這同時亦表示
它放棄了本身可能在歐洲中取得的領導地位。不過好景不常,美
國在對伊拉克戰爭中的情報錯誤令貝理雅政府在國內誠信受損,
在國際間更被認定為美國的鷹犬而受盡白眼,導致英國在外交和
戰略上陷入了一個極為被動的局面。故此,英國極需一個翻身的
機會,以讓它在國際間得以被重新定位,而早前的八大工業國(G8)
會議與及歐盟憲法危機,讓我們了解到英國在國際間重新定位的
機遇及努力。

G8財長於六月十一日達成協議,同意免除世界最窮國家共400億美
元債項。十八個以非洲為主、已達「良好管治」標準的國家會即
時受惠,他們欠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及非洲發展銀行的
債項將全數一筆勾消。此外,其餘二十個國家若能達致所要求的
增強管治及肅貪目標,也有資格獲免除債項,屆時免債數額將增
至550億美元。此外,英國亦計劃設立國際金融機構,以發行500
億美元債券以應付未來援助所需,但在美日均不願參與下,計劃
恐只能獲有限歐盟國家支持。

淡化與美國的聯繫

這項在英國貝理雅政府出任G8輪任主席國期間由英國財相白高敦
主導,最後在倫敦敲定的協議,讓英國在國際社會上露了漂亮的
一手。它首先在世界銀行新行長沃爾福威茨出訪非洲前先聲奪
人,從美國前副國防部長那裡奪過了「頭彩」,讓英國和白高敦
出盡鋒頭。因此亦可以預期沃爾福威茨非洲之行將不會有太大成
果,從而確保了英國在國際滅貧問題上的主導權。

另一方面,英國計劃設立國際金融機構,以為各國對非洲承諾的
援助作出保證,亦看出了英國的用心:英國本身也十分清楚,以
美國現時的財政狀况根本就不可能同意為是項計劃「慷慨解
囊」,但它亦「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反映出英國希望在個別
問題上,能夠逐步淡化與美國的聯繫,這雖未致於與美國劃清界
線,但至少可以讓世人開始個別對待英國與美國,令英國從攻伊
情報失誤的陰影中恢復過來,繼而達到在國際間重新定位的目
的。

由此可見,英國首相貝理雅在G8中致力推行的世界氣候轉變議題
也是依循著同樣的策略。由於作為全球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的美
國至今仍拒絕確認「京都議定書」,故此G8其他國家可以與美國
達成協議的機會可謂十分渺茫。英國表面上雖充當「磨心」這吃
力不討好的角色,但實際上這議題不論成敗對英國也有好處 ─ 假
使成功的話,英國始終都會佔著「道德制高點」而被世人讚頌,
即使失敗,英國亦能突顯出它與美國不同的立場,以此貫徹其重
新定位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如果美國斷然拒絕英國有關世界氣
候轉變或國際金融機構的議題,英國便可以明正言順地架空美
國,重新對其他工業國,特別是歐洲各國施展其主導權和影響
力,為先前跟美國靠攏而得失歐洲各國收復失地,從而為英國
「重回」歐洲鋪路。

「軟力量」的再抬頭

英國在國際滅貧與氣候轉變等問題上的取向一方面固然是看準了
世界和美國的時局,但另一方面更顯示出英國對「軟力量」(soft
power) 的重視。相對於以經濟與軍事力量的「大棒」和「紅蘿
蔔」為手段,迫使對方服從的「硬力量」,「軟力量」是一種透
過吸引和遊說等方法以令其他人採納自身目標的能力,它是建基
於一個國家或組織的可信性,而其成本亦遠比使用「硬力量」廉
宜。

從美國在反恐戰爭中吃盡苦頭可見在現今的自由與多元的世界中
行使「硬力量」最終只會是自討苦吃、得不償失 ─ 一個有效的大
戰略是必需以「軟力量」為基礎的,不論它是以經濟、文化抑或
宗教為主。有著美國失敗的例子作為前車之鑒,英國要在國際間
重新定位和擬定一套以「軟力量」為主的外交政策並不困難,加
上英國以往施行的殖民主義也是以「軟力量」為基礎的,故此它
在這方面的素養本身就比其他國家為佳。

現時的歐盟憲法危機對英國來說也可算是一個機遇,在這種不明
朗環境下,英國可以藉著它在經濟上良好的表現與及它在歐洲的
聲望,在經濟上為歐洲各國起一個啟示的作用,並期望藉此最終
為歐洲的整合帶來轉機。

儘管英國現時仍因攻伊情報失誤而受到非難,但這隨著貝理雅將
於不久的將來「讓位」於白高敦,並由貝理雅獨力承擔大部份責
任,英國在未來還是大有作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