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6/18

中美「身份互換」的吊詭
袁彌昌

在早前信報一篇題為「中國能繞過歷史規律持續發展」的撰文
中,張五常教授指出中國在沒有民主普選的情况下,考慮民意顯
然遠多於他知道的任何民主投票的國家。無論事實是否如此,中
國本身作為一個專制國家,的確已逐漸擺脫專制國家的影子,懂
得不斷改革與及自我檢討,在某些方面上的表現甚至比民主國家
更好。反觀美國雖然是民主主義的輸出國,然而到了布殊手中,
美國已儼然變成了一個軍國主義國家,當中有些作風甚至比專制
國家有過之而無不及,明顯地背離了當初的建國理念。

這種中國變得愈來愈「民主」(當然並非一般的民主)、美國變得愈
來愈「專制」,兩國「身份互換」的吊詭現象,實在是歷史的一
大諷刺。而造成這種諷刺的,並不是因為中國繞過了歷史規律,
相反,這卻是印證了「物極必反」這個歷史規律 ─ 當事情突破了
一個臨界點後,便會導致它反過頭來向相反的方向發展甚至完全
逆轉 ─ 這種吊詭現象在所有關乎人類關係的活動中並不罕見。

美國之「世界帝國」夢的破滅

對於美國的政治發展逆轉的開端,我們可以追溯到克林頓時代被
炒得熾熱的「全球化」概念。Chalmers Johnson在其著作《帝國之
悲哀:軍國主義,隱秘與共和的終結》(The Sorrows of Empire:
Militarism, Secrecy and the End of the Republic) 中指出,相對於布
殊,克林頓無疑是一個較佳的帝國主義者,因為他懂得用間接的
手段去將其意志加諸於其他國家上,而「全球化」就是克林頓用
以掩飾其政策的旗幟,令世人認為這是一個不可抗拒的趨勢且是
對他們有益處的,使自己能從中剝削其他國家以促進自身的利
益。

本質上,「全球化」無非是一種新殖民主義:它以跨國企業代替
軍隊,使國家得以用更低的政治成本便能達到以往需藉殖民主義
才能達到的目標。「全球化」在美國輸出國內財富的不公平的同
時,造成了南北差距擴大的加劇與及世界性的貧富懸殊。無可否
認,「全球化」在經濟上是極之成功的,但在戰略上卻是一大敗
筆。  它違反了大戰略中要限制手段的使用以避免損害未來和平狀
態的原則,更重要的是它本身是不道德的 ─ 道德在大戰略上有著
舉足輕重的作用,但所謂道德,只能由批判者來判定。

當然美國施行這種無節制的經濟擴張主義並不是沒有代價的,而
其直接後果就是9‧11的慘劇。由於美國與伊斯蘭世界和部份落後
國家勢成水火,令美國透過民主主義將世界各國納入其旗幟之下
這個「世界帝國」的夢想完全破滅。可是美國在失敗後非但沒有
自我檢討,反而奉行以軍事手段為主的單邊主義,企圖以更强硬
的手法來重新實行其「世界帝國」的夢想。

在遇到多次挫折後,美國表面上的態度似乎已軟化下來,但骨子
裡卻認為是由於本身力量不足,以致措施不夠强硬以令對手屈
服。本來要了解這種逆行倒施的政策是行不通並不是那麼困難,
但美國强大的經濟反而讓它有更多的本錢去作更大的冒險。這種
政策所帶來的嚴重副作用就是令軍隊坐大,造成軍隊視自身組織
的利益與保存高於維護國家安全或作為政府結構的一部份的義
務,即所謂的軍國主義。現時美國對軍隊和戰爭近乎無條件的撥
款,對傳媒所施行的管制,與及在對外政策上所採取的「愚民政
策」,正是軍國主義興起的證明。

西方「催命符」變「護身符」

假如9‧11是美國發展方向逆轉的臨界點,那麼六‧四事件則是中
國方面的臨界點。在蘇聯解體後,中國作為世界上僅存的共產大
國本身已不被各國看好,其後在六‧四事件爆發後,中國更受到
了西方社會的譴責及圍堵,儘管後來打破了外交上的孤立的局
面,但「中國崩潰論」與「中國威脅論」等又紛紛出爐,使中國
不得不事事都小心翼翼和深思熟慮。

不過種種壓力與針對在沒有引起預期效果之餘,更得出了反效
果:西方在經濟、人權、軍事等問題上對中國的審查,無形中代
替了公眾監察政府的功能,令中國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了本應只能
從民主普選才可獲得的制衡和監控,直接令中國出錯的機會大為
減少。換言之,中國不崩潰正正是因為西方各國千方百計要它崩
潰,西方各國的「催命符」最終反而變成了中國的「護身符」!

這種以國際審查代替公眾監察的制度的潛力,在於一方面能夠從
國際的審查中取得原本制度所欠缺的自我修正機制,但另一方面
卻不需要受到普選的束縛,從而避免國家因受到普選的干擾而作
出短視的決策,故此它是一種可以集民主與專制的優點於一身的
制度。所以張教授亦表示,「中國今天的制度,無論是經濟還是
政治,自成一家,歷史沒有出現過。既然效果可觀,發展還是向
好的方面走,我們不要多加左右,以西方的政制强加進去。」

由於在政治與戰略的領域中都存在著吊詭性邏輯(paradoxical logic)
這種非線性邏輯,因此我們見勢頭好更應「見好就收」
(satisficing),不應處處斤斤計較(maximizing),企圖將西方的政制强
加於中國的制度上,否則很可能只會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