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5/10

活用香港對外宣傳價值
袁彌昌

在經過了回歸後無數的政治風波後,香港作為「一國兩制」的實
驗場與及它原本對台灣的「啟示」與「招撫」的角色可謂已蕩然
無存,而「中港台三地互動」亦似乎已成為了一個歷史名詞。

然而連宋大陸之行令陳水扁陣腳大亂,慌忙之中連揢下多年的
「香港牌」也不得不拿出來一用。在胡連會談前夕,陳水扁在接
見「港澳台灣同鄉會」代表時,指「一國兩制」就像個大鳥籠,
嚴重拖延港澳追求進步與發展的腳步,而人大釋法讓「港人治
港、高度自治」的承諾變成了空言,證明「一國是真的,兩制是
假的」。

此舉亦間接令馬英九必須跟陳水扁唱反調而「唱好」香港。在接
受港台訪問時,馬英九不計拒發簽証的前嫌,認為「香港可以扮
演一個促使大陸更進一步深化民主、深化自由、深化人權一個重
要的點」。還指「港、台關係上還有更大發展的空間,香港跟台
灣在很多地方可以交流」。更表示希望到香港跟曾蔭權會面。

同樣就人大釋法一事,美國駐香港總領事祁俊文認為今次釋法相
對於上次是一種改善,因為北京與香港在此事上表現出良好的溝
通,他表示現時北京與香港正處於一條「學習曲線」上,因此在
過程上遇到少許障礙和困難是很平常的。

再加上美國國內就人大釋法也有不同的反應,各種事件的配合令
香港的「外交地位」得以恢復甚至更勝當年,使香港在兩岸關係
和中國外交問題上忽然間變得炙手可熱。

以上種種跡象顯示,香港現在對中國的對外宣傳與外交價值正值
水漲船高,這正好為香港提供了充足的本錢跟北京討價還價,為
自己爭取相等於該價值的利益。香港實際上可以以一個良好的國
際形象﹝當然政治穩定也包括在內﹞作為條件,來換取泛民主派
一直以來也爭取不到的政治利益,繼而與北京建立一個互惠互利
的新機制。

中國對外宣傳的「負資產」

事實上香港人一向都低估了香港對外的宣傳與外交價值:跟台灣
問題與之前的西藏問題的性質差不多,香港一直也是西方民主國
家﹝特別是美國﹞用來牽制中國的一種途徑,而這作為美國近乎
公開的政策亦十分明顯。當中較為近期的例子有去年「新美國世
紀計劃」和「美國香港委員會」公開支持香港人「七‧一」遊行
的聲明,而近日「新美國世紀計劃」在一篇名為「香港:三振出
局?」的備忘錄中,也同樣對人大釋法表示强烈的不滿,可見美
國一部分當政者是絕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借香港事務打擊北京的機
會。

另一方面,自從「一國兩制」出爐及香港回歸後,台灣當局﹝先
是國民黨,如今是民進黨﹞都對香港的政治風波加以炒作,並將
矛頭直指「一國兩制」,藉此打擊「一國兩制」在台灣民眾間的
認受性,使大陸不能以它作為統一台灣的標準模式,同時抵消了
香港在兩岸關係中的積極作用。

現時中國在「中國威脅論」,反日示威和與歐美的貿易摩擦等問
題上正受著西方傳媒的圍攻,上一期《經濟學人》雜誌更將以上
問題炒作一碟並「加鹽加醋」,將它們統稱為「中國問題」
(“The China question”),並認為中國是亞洲大部分問題的根源;
而他們只由於日本是一個民主國家,故認為它不會對亞洲構成問
題。

在這種環境和氣氛下,北京當然更加希望香港不會成為它在對外
關係和國際形象上的「負資產」,但香港的泛民主派卻多次在不
知不覺之間無條件地成為了美國和台灣用來抹黑和拖垮中國的一
種工具 ─ 正因為泛民主派的舉動有著這更深一層的戰略意義,所
以北京一直以來用打壓的手段應付只是一種自然的反應,而我們
亦清楚這對香港本身是百害而無一利的。

香港北京應各取所需

在這種「內中帶外,外中帶內」糾纏不清的情況下,泛民主派欲
以一貫民主鬥爭的手段,為香港爭取政治利益或民主化只不過是
「緣木求魚」。只要換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就可以更容易理解箇
中原因:一方面這是個「零和遊戲」,在强弱懸殊下,香港作為
較弱的一方是沒有勝算的。另一方面香港亦沒有北京需要的「物
件」可以跟北京進行交易 ─ 反對北京的民意對北京來說是沒有價
值的,因為它是毫無用處的。

然而從北京以往賦予香港自由行,更緊密經貿關係 (CEPA),珠三
角整合等機會中可以看出,即使政治環境有多壞,在經濟上北京
無論如何也不會讓香港沉下去的,否則便會給予西方民主國家和
台灣抹黑中國和「一國兩制」的大好機會。由此可見,北京所重
視和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助它提高國際形象的香港,而並非一
個「逢中必反」的香港。

故此,香港泛民主派和政界人士不妨將整個問題視為一個簡單的
需求問題 ─ 對香港與北京雙方而言都只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香
港只要設法不使北京因香港問題在國際間丟臉,令其他國家有機
可乘,並以此作為「交易」的條件,使北京在政治問題上作出相
應的讓步,這方法應比泛民主派現時跟北京「對著幹」的辦法有
效和化算得多。

香港應視「胡連會」所帶來的戰略機遇為一個契機,主動爭取重
建另一個「中港台互動」的框格,為香港再次帶來在兩岸之間
「借勢」與「任勢」的機會,並重新確立香港在兩岸關係中和中
國對外關係上的重要性,最終達致一個兩岸三地「三贏」的局
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