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5/2

賴斯與美國「新」對華政策
袁彌昌

在布殊上台後,美國除了反恐戰爭和北韓核問題等直接需要中國
協助的事務外,在其他事務上大都抱著「逢中必反」的態度,這
種態度直至先前就北京制訂《反分裂國家法》與歐盟解除對華武
器禁運問題上美國所作出的反應中也可以獲得証明。但從美國近
日就香港在補選特首安排上要求人大釋法所作出的回應中,我們
可以窺探到美國對華政策的一些微妙變化,而這些變化亦可能意
味著在布殊連任後,其制訂外交政策的機制的一次重大轉變。

對於連戰訪問大陸,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埃雷利視台灣個別人士
訪問大陸為兩岸關係上積極的一步並表示歡迎,此外亦據聞曾有
美國官員向台灣當局施壓使之不要對連戰訪問大陸作出非難。在
美國對香港要求人大釋法所作出的回應中,美國駐香港總領事祁
俊文認為是次釋法相對於上次是一種改善,因為北京與香港在此
事上表現出良好的溝通,他表示現時北京與香港正處於一條「學
習曲線」上,因此在過程上遇到少許障礙和困難是很平常的。

新保守派失去對華政策主導權

從美國有關官員的發言中,我們一方面固然可以看出美國在態度
上的明顯轉變,而另一方面我們亦可以發現到一個奇妙的現象,
就是本應完全把持著美國外交政策制訂的新保守派竟好像事先毫
不知情的,在得悉當局這些發言後作出强烈的反應。代表美國新
保守主義勢力的「新美國世紀計劃」的核心成員日前在亞洲華爾
街日報中發表了一篇名為「連戰訪問大陸之旅將台灣帶到錯誤的
路線」的評論,內容盡數連戰和國民黨的不是,與及批評是次訪
問大陸之旅是國民黨拒絕承認陳水扁政府的合法性的表現。另外
在一篇名為「香港:三振出局?」的備忘錄中,他們亦同樣對人
大釋法表示强烈的不滿。但其實這兩篇都有著一個共通之處:就
是它們都毫無保留的批評美國當局的做法,這反映出新保守派可
能正在逐漸失去制訂對華政策的主導權,而可以令新保守派在制
訂任何外交政策中失去主導權的就只有一個人,她就是 國務卿賴
斯。

眾所周知,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埃雷利與美國駐香港總領事祁俊
文都是隸屬於國務院,亦即是隸屬於國務卿賴斯,所以他們的言
論也毫無疑問在某程度也代表著賴斯本人的想法。而做成賴斯與
新保守派他們在對華政策上意見上的分歧的誘因,如無意外應該
是這次連戰訪問大陸對台海整體的互動格局的改變。儘管圍堵中
國無論如何也是美國政策的最大目標,但現時台灣島內的政治局
勢令美國不得不暫時向現實低頭,回應台灣部分民眾對兩岸和平
甚至統一的訴求。

賴斯將回到温和路線

然而我們最應該關注的是做成這次分歧的遠因,也是當中最重要
的原因 ─ 賴斯就任國務卿以來所作出的外交努力和她與布殊之間
親密的關係。就任後多次的外訪讓賴斯了解到新保守主義那套單
邊主義外交政策在外交舞台上是行不通的,除非美國的目標是想
同時跟它所有敵對的國家開戰,而這種逆行倒施的外交政策只會
令她將來要走的路越來越荊棘滿途。加上最重要的是要走這條的
路不是別人,而正是她自己,所以她實在沒有必要為了那班新保
守派的信念而令自己活受罪,碰得一鼻子灰,而賴斯也從來沒有
承認她是新保守派的一份子。因此,基於現實理由,我們可以預
見賴斯在不久之後最終都會回到她前任鮑威爾的舊路,因為這實
在是唯一的可行辦法,不論她本身是否心甘情願。

但與鮑威爾不同,賴斯與布殊的關係遠比鮑威爾跟布殊親密,其
親密程度可能比新保守派跟布殊的關係更甚,所以她要左右布殊
的想法也相對地容易。由此可見,賴斯要改變新保守派對華政策
的一貫做法並不是沒有可能的,而作為執行者的她對外交政策的
制訂也應該有一定的主張和主導權,但這會否影響到美國整體的
外交政策制訂,則尚待觀察。

從各方面來看,我們可以期待賴斯可能會達成她前任鮑威爾所不
能達成的目標,成為新保守派以外影響美國外交政策的另外一種
聲音。但我們當然不能期望賴斯會成為鴿派,尤其在中國問題
上,賴斯所主導的外交政策較之以前只會更硬中帶軟、更有彈
性,這對北京來說很難把它視作一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