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4/19

反日示威與加強「情報作戰」
袁彌昌

對於近日國內多個城市的群眾先後就抗議日本篡改侵華歷史隠瞞
侵華史實,並反對日本申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所發起
的反日示威,中國外交部雖聲稱群眾是自發上街抗議,然而任誰
也知道中國政府胸有成竹地在背後操縱一切。這一股反日示威浪
潮表面上是針對日本及老百姓宣泄一下他們的怒氣,但實際上這
場「騷」的目標聽眾可能是西方國家的民眾。

在目前中日關係已再談不上是友好與及日本右翼分子冥頑不靈的
兩大前提下,中國政府實在沒有必要發起一次民眾運動去讓日本
政府和國民了解中國的立場,其結果只會是對牛彈琴,甚至是火
上加油。故此是次中國大打「人民牌」內裏必定大有文章,而其
作用主要是帶宣傳和反宣傳性質的。

「中國威脅論」加強版

西方各國對北京制定《反分裂國家法》的反應,以及它對歐盟延
後解除對中國武器禁運的影響可說是北京誘發這輪反日示威的最
大誘因。本來旨在令台獨勢力不敢輕舉妄動的《反分裂國家法》
在西方傳媒的報道下竟被解讀為一條企圖武力統一台灣的法律,
導致歐盟延後解除中國武器禁運這個結果,這對北京來說實在是
始料不及,令北京覺得必要找出其外交政策的盲點。

事實上,北京一直都低估了西方傳媒扭曲和抹黑中國國際形象的
能力,而這種並不是一般的扭曲和抺黑,它這種能夠跟西方價值
觀互相呼應的扭曲和抺黑,可謂一種有系統的思想灌輸,足以令
大部份西方民眾甚至連傳媒本身也視之為理所當然。它使西方各
國政府在國內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在中國問題上取得道義制高點,
並毫無後顧之憂地施行它們的對華政策。

近來這種趨勢有增強的跡象,以《經濟學人》雜誌為例,它以前
在某些事情上都敢於公然跟美國唱反調,通常可以提供一個美國
觀點以外作為參考的觀點,但它近期在中國問題上也明顯地靠向
美國和日本的一方。由此可見,新「中國威脅論」不只是之前的
翻版,它是汲取了上次經驗的加強版,而提倡的人今次是有備而
來的,他們就台灣問題、北韓問題、中國經濟和軍備發展、中國
歷史,甚至中國民族主義都早就預備好一套對他們有利的詮釋,
讓他們可以繪形繪聲地宣傳他們的新「中國威脅論」。

西方對「反分裂法」的曲解和歐盟延後解除對中國武器禁運令北
京意識到如果要打破新「中國威脅論」以至美國對中國的圍堵,
不能再沿用以往一貫只結交其他國家的老辦法,必須深入西方國
家的內部,擴大西方民眾和他們政府之間的予盾,從澳洲與美國
國民大多反對國家為台灣出兵可見這策略已開始見效。在成功打
開了一個「突破口」後,中國便可以直接打擊在西方民主國家的
「重心」上,即它們的大眾輿論,如此足以令中國的大戰略得到
事半功倍的效果。而這次反日示威可以視為中國對其外交政策和
大戰略的檢討後所得出的最新結論。

「突破口」在西方民眾

雖然可以預見西方傳媒對於這次反日示威會作較低調的處理甚至
偏袒日本,不過這卻正好為北京提供了一次能夠訴諸民眾力量而
不需跟西方正面衝突的機會,讓西方民眾重新從側面了解中國民
族主義的本質和日本的用心。從西方傳媒對烏克蘭和吉爾吉斯等
地的「革命」的廣泛報道中,可見西方人對民眾運動大多是抱支
持與同情的態度(至少傳媒已經把事情引導至那個方向上),加
上西方人對日本人也沒有太大好感,西方傳媒一時之間將難以將
矛頭反過來指向中國,正好給予北京一個以「人民牌」將計就計
的機會。

雖說這次北京誘發反日示威是「劍走偏鋒」,但最低程度能再次
喚起亞洲各國對日本軍國主義復辟的戒心,間接加強了中國在亞
洲的領導地位。假使亞洲各國對日本也抱持同樣的態度,西方傳
媒便再不能指鹿為馬,而西方民眾和聯合國亦不可能視若無睹。
這策略的另一個更大的目標是打破西方對中國的一些固有偏見,
讓西方民眾認清美國為圍堵中國不惜為日本這個本身抱極大野心
且堅持不改正錯誤的國家「撐腰」,最終達到反圍堵這個目標。

中國如要在這世紀成為超級強國,她必先要克服現時被西方傳媒
圍攻的局面,並學懂美軍稱為「情報作戰」(Information Operation)
的情報操縱與運用手段。「情報作戰」在戰略層面上是一場傳媒
與輿論之戰,中國一方面要令自己的聲音不被扭曲的傳達到目標
人物和國家,另一方面則要防備對手的相同行動和破壞,有道理
的一方儘管比較有利,也不能保證一定是最後贏家。本來以中國
的戰略養要精通「情報作戰」只是時間問題,然而在北京一直忽
略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以及西方一早已佔有利位置的情況下,前景
實在是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