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3/22

美國的下一輪外交攻勢
袁彌昌

在中國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後,美國一如往常的對中
國制訂《反分裂法》表示不悅,一方面要求歐盟重新考慮維持對
華武器禁售,另一方面藉此積極將澳洲納入美日圍堵中國的聯合
陣線,這些足以暫時抵銷大陸在通過《反分裂法》後對台的局部
優勢,因而對區內局勢有一定的穩定作用。

然而,美國本身與北韓長期的拉鋸也令她在區內失去主動而動彈
不得,在短期內難以取得任何進展的情況下,可以推斷美國會利
用這段東亞區局勢相對穩定的時期在其他地區展開新一輪的外交
攻勢,以求藉此開展新局面以及為現存的戰略目標提供助力。

實,並不難找到美國下一輪外交攻勢的種種蛛絲馬:因為有一
個名為「新美國世紀計劃」的組織通常都能提供一些跟事實相距
不遠的答案。這個由新保守主義「教父」Irving Kristol的兒子
William Kristol 和學者Robert Kagan創辦的組織,可謂當今最能代表
美國新保守主義思想和政策的組織,其成員及支持者包括切尼、
拉姆斯菲爾德、沃爾福威茨等新保守主義當權派與及一班跟他們
抱相同理念的學者。在小布殊上台前,他們對克林頓的外交政
策已十分不滿並主張恢復「列根式」的外交政策,因此在小布殊
上台後(尤其在連任後),這個組織便順理成章地成為制訂美國
外交政策的大腦。

推動黑海地區民主過渡

近期「新美國世紀計劃」的有關人士所發表的言論,結果跟事態
發展幾乎如出一轍的,包括美國強烈反對歐盟恢復對華軍售,以
及布殊訪歐之行中對俄羅斯民主狀況所表達的不滿。他們固然對
日前通過的《反分裂法》看不過眼,但更值得關注的是他們已密
鑼緊鼓地籌劃下一步計劃。從同時擔任「民主過渡委員會」主席
和「新美國世紀計劃」理事的Bruce Jackson 在國會對外關係委員會
的作供中,可以得悉美國已有意圖進一步推動黑海地區國家的民
主過渡。在目前美國的東亞外交政策的推進呈膠狀態的前提
下,加速黑海地區和東歐國家的民主進程極有可能成為美國下一
輪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

美國這個戰略構想主要是建立在烏克蘭「橘子革命」和格魯吉亞
「玫瑰革命」的成功,以及歐盟未來在黑海地區的東擴這兩個先
決條件上。烏克蘭與格魯吉亞「革命」的成功令美國得到了位於
俄羅斯西方和南方兩個夢寐以求的橋頭堡,為美國未來的對俄政
策取得了極有利的位置。

在歐盟東擴方面,除克羅地亞外,現在所有意欲加入歐盟的國家
都來自黑海地區,基於歐盟東擴也意味北約組織的東擴,加速
這些國家的民主過渡可帶給北約組織未來在該區內所需要的盟友
和棋子,鞏固美國在區內的戰略地位。

美國推動黑海地區國家的民主過渡除了可保障她在該區的影響力
外,毫無疑問還包含其他更重要的目的,最為明顯的是可以藉此
進一步圍堵俄羅斯。除此之外,此舉亦能為美國與歐盟各國修補
關係帶來轉機,在共同利益基礎的前提下,美國和歐盟向黑海地
區的擴張很可能為雙方帶來自第二次海灣戰爭以來首次達致步調
一致的機會,促進雙方日後在國際問題上再度取得共識。長遠而
言,這對中國也能構成一定的牽制作用。

然而,這項計劃亦包含美國在外交政策上對土耳其這個有長期
合作關係的盟友在態度上的急劇轉變,這亦可能是這項計劃的最
大隱憂。有鑑於土耳其國內反美情緒日益高漲,對外開始跟美國
在以色列及伊拉克問題上唱反調以及逐漸向俄羅斯靠攏,美國認
為土耳其已失去了作為盟友的價值,並開始有必要把她當作對手
看待。

美國外交手法顧此失彼

美國這種非黑即白的看法很可能會令圍堵俄羅斯的一角自動崩潰
而導致整個計劃最終功敗垂成,而輕視土耳其在區內的影響力亦
會令美國在推動民主過渡上舉步維艱,令整個過程添上極大的變
數。

另一方面,為了從俄羅斯的威脅下保全烏克蘭這個新生的親西方
民主橋頭堡,美國很可能會跟早前烏克蘭大選一樣積極地干涉該
國的政治發展,這樣毫無疑問會引起一些非西方國家的不滿,驅
使她們加強打壓國內的反對聲音,並間接促成它們連成一氣以自
保,甚至自動倒向跟美國作對的一方。

對於這樣一個宏大的計劃,美國的新保守主義當權派憑他們一貫
的強硬外交手法能否達到預期目標本身仍是一個疑問。但可以肯
定的是,面對美國一浪又一浪的外交攻勢,中國跟俄羅斯勢必
會加速向對方靠攏,而歐洲對雙方而言也算是一張鬼牌,但它本
身也有自己的戰略意圖。可以預見在不久將來這三大勢力將有一
輪新的外交角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