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5/3/3

新保守派令美國陷入戰略窘境
袁彌昌

伊拉克大選順利結束後,美國的整體戰略形勢得以從攻伊軍事行
動的窘境中稍為好轉過來,但美國並沒有從身處的泥沼平靜下
來,反而先後就核問題向伊朗和北韓再次施壓。伊朗和北韓在了
解局勢變化後也作出了相應的對策:伊朗和敘利亞共組聯合陣
線,而北韓亦宣稱擁有核武並退出六方會談。

當然,這些並不足以動搖美國根本的戰略優勢,然而俄羅斯高調
支持伊朗的核計劃以及中國加強對美日干預台海的戰略警惕令事
情增添了極大的變數,足以使主動權逐漸從美國手中溜走。

俄羅斯和中國雖一向是美國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但她們在「九
一一」事件後的合作態度令美國得以放手進行反恐戰爭。最近俄
羅斯主動支持伊朗的做法足以顯示局勢已發生了急劇的變化,至
少令俄羅斯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到一個可以跟美國唱反調的地步。
在伊朗和敘利亞迅速靠攏、伊拉克局勢不穩、以及美國受制於其
他亞洲事務的大前提下,俄羅斯這個判斷顯得極為合理。

另一方面,美日貿然將台灣明確列為共同戰略目標亦只會令中國
加速形成其對美防範政策,美國在打破伊朗和北韓任何一個僵局
之前,已極有可能丟失了兩個對其政策具有極大幫助的戰略夥
伴,最終可能導致戰略破產。

事先張揚的進攻戰略

近期美國近乎匪夷所思的戰略舉動,究其原因在於布殊內閣中唯
一溫和派鮑威爾的辭職以及切尼、拉姆斯菲爾德、沃爾福威茨等
新保守主義強硬派完全把持外交政策的制訂。我們在伊拉克已經
見識過新保守派的戰略素養,即由始至終只採用一種以「直接路
線」為主,且具投機冒險主義傾向的戰略。其戰略基礎不是從大
戰略而是從戰術及低層次戰略作為出發點。這種傾向可從美國在
軍事行動和外交政策表現的比較中一目了然,加上美國以國家戰
略這個只將軍事戰略擴大至國家層面的觀念來代替原本的大戰略
觀念,引致未能了解戰略與大戰略之間在邏輯和人心作用上的重
大差異,進一步加強了上述戰術與大戰略本末倒置的趨勢。

在戰略運用方面,自從布殊的「邪惡軸心論」出爐以來,這種
「事先張揚」的進攻戰略計劃已令美軍吃了許多不必要的苦頭。
由於戰略目標太過明顯,而美國的手段亦過分重複和直接,令對
手一開始便已經準備就緒並有充分時間預備多種「反戰略」來抗
衡美國。在歷史上能與之相比的只有「十字軍」—它那種宗教性
的動機令戰略奇襲幾乎變成不可能—但「十字軍」是以失敗告終
的。

美國自我消耗戰略資本

布殊這種逆行倒施的戰略思想中另外一個完全違背戰略原則的地
方,是它非但沒有設法使敵人力量分散,更經常將敵人力量集中
起來對付自己。布殊連任後雖經常表示將優先以外交途徑解決問
題,但他強硬的姿態往往增加對手的敵意,令對手視之為最後通
牒或宣戰,並為對手提供源源不絕的宣傳材料。

在可能缺乏俄羅斯和中國支持的情況下,布殊近期的歐洲之旅的
重要性可謂不言而喻,不過這亦表示美國自動給予歐洲各國一個
可以對美國政策(特別是伊朗核問題)的成敗施展影響的機會。
顯然,華府令自己陷入了一個被動的位置。然而,面對著這樣一
個抱著「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態度的美國,歐洲各國實在沒有
必要冒風險為她接過這個「燙手山芋」。

現在美國正在戰線過分延伸的情況下逐漸消耗其戰略資本。如果
她繼續奉行現時新保守主義這套強權至上、把投機主義誤當作
「任勢」的戰略價值觀,輕則會令中東民主化計劃完全破產,重
則令美國多年來所經營的霸權面臨極嚴峻的考驗。

我們可能正見證著「美國和平」的終結和以美國為主的國際秩序
的崩潰。